-

晉文帝也清楚他的心思,從書房內起身,大步朝著外麵走去,“快些去看你母後,朕還有事。”

而後,整個書房內隻剩下慕佑一人。

慕佑雖有不甘心,但也隻能離開去尋找皇後。

......

另一邊,大宛國。

大宛國皇帝在得知訊息的時候朗笑好幾聲,在臣子們詫異的目光之下緩緩開口,“冇想到啊,天助我大宛!”

臣子們麵麵相覷,不明所以。

“既是如此,來人,把朕的上好佳釀拿出來,朕要親自前往小宛國,拜見一下白萬舟。”大宛國皇帝抬手,讓人尋來自己珍藏許久的好酒。

拿了好酒,他便去往小宛國。

小宛國城門口,有人見到他們來勢洶洶,立即攔下他們,“來者何人。”

“朕聽聞小宛國皇帝身子不好,特請來名醫給他治療。”大宛國皇帝目光落在一旁一人的身上。

那人是大宛國皇帝請來一人,說是名醫,不過也就是個普通的醫師罷了。

大宛國皇帝他們知曉,見到來者是他,立即舉起手中的兵器指向他,“這裡不歡迎你們,你們快點離開。”

看來,他們想進去可冇那麼容易。

畢竟二人向來都是敵對關係。

大宛國皇帝一笑,繼續又道:“如果朕告訴你們,我有你們皇子白流光的訊息,你們也不讓朕進去?”

“這——”

小宛國的人都知曉,白流光是白萬舟的心頭肉,這麼多年白萬舟都想要尋找白流光,因此都有些精神失常。

雖然偶爾會好起來,可白萬舟的身子骨不好,他理應早早退位把位置給白流光。

再三猶豫之下,士兵去告知白萬舟。

白萬舟一聽到有白流光的訊息,也顧不得其他,立即讓大宛國皇帝進來,在看到大宛國皇帝的瞬間,白萬舟立即道,“我知曉你如今去了東秦邊境,隻要我一句話,東秦便會派兵而來。”

他是知曉。

隻是最近白萬舟常常精神失常,恢複的時候都要忙於政務,大宛國的心思都在白萬舟的身上,以至於忽視東秦。

此刻,隻要白萬舟一句話,就可以讓人告訴晉文帝。

“你這般對東秦,你可隻東秦是如何對你的?”大宛國皇帝冇有半分被威脅,而是雙手放於後背,悠閒至極。

白萬舟咳嗽幾聲,整個人蕭條至極。

那雙眸子都飽含滄桑,白鬚的鬍子都在顫抖著,臉上斑駁的皺紋在他臉上寫滿了歲月的痕跡,身子佝僂,說話時語氣都有些喘,“你莫要在這裡挑撥離間!”

“可若是我說,白流光是在東秦失蹤的呢?”

大宛國皇帝的話,讓白萬舟瞪大了眸子,隨後搖頭,“你莫要胡說,流光是不可能在東秦。”

“當初,白流光遊曆七國,最後所到的地方是東秦,從此後便再無音訊,說不定他早已被晉文帝抓起來殺死,而你還在這裡給晉文帝賣命。”大宛國皇帝的話,一字字狠狠刺激著白萬舟。

“不可能!”

白萬舟整個人都激動,他揮舞著雙手,案台上的筆墨應聲倒地,發出巨大的聲響。

因為氣急,白萬舟整個身子因為承受不住這巨大的怒火在喘著粗氣,他的手強撐著桌子緩著身子。

怎麼可能?

這麼多年,大宛國一直在幫助東秦,東秦怎會對白流光下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