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嚴寬尷尬的笑了兩下:“怎......怎麼就上升到錢......錢方麵了呢?”

有那麼一刻,他有一種錯覺。

是不是眼前這個女孩子,是個職業騙子,高手騙子?

她如此聲情並茂哭的泣不成聲的對他訴說的這些,實際隻是一個故事,隻不過她是為了騙取他對她的憐憫,對她的信任,對她的愛護罷了。

最終,她是想要騙錢財?

所以現在嘴上說的我不問你借錢,隻是欲擒故縱的手法罷了。

想到這裡,嚴寬的心中禁不住笑了。

現如今的騙子真是層不出窮,五花八門,什麼樣的騙術都有。

如果眼前的女孩真是這樣的話,那他嚴寬,豈不是成了即將被人殺的‘豬’了?

哈哈!

有意思。

隻那麼片刻的尷尬之後,嚴寬便恢複了平靜的看著閆妍。

他倒是想看看,這個女孩接下來,會是什麼花招呢?

閆妍落寞的笑了一下:“我就那樣猝不及防的辭職了,實際是無比狼狽的被當場趕出了那家我工作三年的公司。

我當時身上隻有三四百塊錢,勉強隻夠我半個月的花銷,我還要每天坐公交車,投簡曆去找新的工作。

我每天找工作的花銷,都要幾十塊錢。

而我當月的工資,還要寄給我媽看病。

你可能會問我,既然已經冇有工作了,那最後一個月的工資就不要再寄回家了,但是你不知道我家的情況嚴寬哥。

我爸爸是個老實疙瘩,老實也就算了,可他卻不是個勤快人。

也難怪我媽媽和我媽媽孃家人那麼看不起我奶奶我爸爸這些人。

我奶奶懶。

我爸,雖然冇有我奶奶這麼懶,可他也真的是做什麼什麼不成。

做個小本生意,十次虧了八次。

一虧錢,我爸就想著去哪兒能借點?

冇地方借,就厚著臉皮去我姥姥家,我舅媽家,我姨媽家借錢。

總以為我姥姥家舅媽家該著他似的。

人常說,任何人看不起你都是有緣由的,我媽媽的孃家人看不起我爸爸我奶奶包括我和弟弟,都是有緣由的。

家裡本來就窮,再加上媽媽生病,我如果不寄錢給我媽媽看病,一是我媽媽的病就不能好,其次,我也真的不想在我姥姥我舅舅我姨媽那裡丟臉。

那種被他們貶踩,碾壓,排擠的,看不起的滋味,實在太難受了。

以前難受我也能過得下去。

可後來,我有了揚眉吐氣的竅門,我那顆虛榮的心就無論如何也放不下來了。

這就跟窮日子好挨,富日子過不下去是一樣的道理。

我嚐到了在我媽媽孃家人那裡揚眉吐氣的甜頭之後,就再也放不下那顆越來越膨脹的虛榮心了。

我是被公司裡趕出來的,我卻不敢告訴我的家人。

錢,我照樣寄回家。

而且,我中間曾有半年的時間,都無法找到工作。

那半年的時間,我在我僅有的幾個工友朋友當中借遍了錢,三五百也借過,一千多也借過,一共借的也不多,也就三四千吧。

可那也不能維持我每個月給我媽的工資。

後來,我就開始在信用卡裡取現金。

取了一共六千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最新章節,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