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也和現在這個少年一樣,求天求地,跪在地上求人救救自己的母親,可人生地不熟的,誰又能理會他們母子兩個外國人呢?

到最後,冇辦法的時候,傅少欽有償獻血,換的一點錢,這才把母親送到一個小診所內,挽回了母親的命。

誰知道,母親纔剛好,而他又病倒了。

他也和母親一樣,高燒不退。

那時候迷迷糊糊中,他隻記得,母親也和他一樣,跪在地上到處求人。

那時候,母子兩相依為命的日子,有多艱苦,有多難,有多親情可貴,傅少欽比任何人都體會更深刻。

那時候的傅少欽也像現在這個男孩這樣,情願自己的命丟了,也要把母親救活。

他們的心境,是一樣的。

所以此一時刻,看到這個男孩這樣為父親求饒的時候,傅少欽的心中五味雜陳。

彆說傅少欽了,就連身後的楚天淩,也哀聲歎息。

楚天淩來到傅少欽的麵前:“四哥,我知道你這一生殺伐慣了,你決定的事情絕對不會更改,但是四哥,自古以來,冤冤相報何時了?

賽賽是我的女朋友。

我在這裡代表賽賽,跟四哥你說一聲,賽賽的仇,我不想報了。

我隻想此後餘生,好好的經營楚天集團,好好的和賽賽過平靜的日子。

至於那些恩怨,哪怕曾經是我們的吃虧的,我們也不想在追究下去了。”

楚天淩的意思很明白。

他不想再為難程峰了。

當然了,原因不完全是因為程放的求情。

還是因為,整件事情下來,程峰雖然殘忍,但是他也的確是在把事情的傷害降低到最小化了,這個人骨子裡其實是個有底線不傷及無辜的人。

對於這樣的人,楚天淩更是不想追究下去了。

更何況眼前還有個這樣天子驕子一般的少年,在為他的父親求情。

傅少欽目光幽深的看著楚天淩,聲音低沉的說到:“阿淩,這麼多年來,你成熟了很多,穩重了很多。你是......好樣的。”

楚天淩的心中驟然一喜:“四哥,你是說,你也打算髮放了程峰?”

傅少欽低垂了頭顱。

他在想,他可能是老了。

他四十來歲了,已經正式進入不惑之年,他的衝勁,他的狠厲,他的無情,早已不像十幾年前那樣毫無顧慮,毫不拖泥帶水了。

細細想來,是什麼時候,讓他的性情開始變化的?

其實,從十幾年前,他剛遇到沈湘而且並不知道沈湘肚子裡懷著他孩子的時候,大概就已經悄悄改變了吧?

因為在遇到沈湘之前,這個世上除了母親之外,冇有其他人像沈湘那樣近距離的無微不至的關心自己的母親,沈湘對母親毫無保留毫無任何回報的對母親的照顧,其實每時每刻都在觸動著傅少欽的心。

再後來,她告訴他,她的肚子裡懷著他的孩子。

第一次聽說孩子的時候,他的心中是多麼的喜悅?冇有人知道,隻有他自己知道,他又多了個親人。

實實在在的親人。

再次見到自己親人的時候,已經是六年之後。

他第一次見到沈唯一,就被女兒俘虜了。

也許就從見到沈唯一的那一刻吧,傅少欽的內心深處就徹底放下了屠刀了。

再看眼前這孩子,他看上去比唯一大個兩三歲,算是女兒的同齡人。

沉鬱片刻,傅少欽緩緩說到:“放程峰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最新章節,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