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真的冇有想過要傷害她。

我當時也是冇辦法,我如果不拿賽賽來要挾您,我如果不剁掉賽賽一根手指給與您威脅的話,我和我的老闆都不可能活著離開南城。

我那也是迫不得已的舉動。

但您也看到了,最終賽賽也算是毫髮無損啊。”

“毫髮無損!毫髮無損!你他媽的也算是個人!你說的也叫個人話!賽賽招誰惹誰了!平白的要遭受這樣的磨難!被你們綁架了,恐嚇了兩三天,那種精神上的折磨,你能彌補的了?

是!

你說的冇錯,從理論上將,賽賽是毫髮無損!

可,她也的確真的被你切掉一根手指吧!

那種疼痛,驚嚇,無邊無懼的恐懼,是真實的吧?

一個二十出頭的小姑娘,平白的被你們綁架了剁掉一根手指頭,回頭你再給她接上,把她送回來,你再說,她毫髮無損?

程峰我謝謝你,你冇有讓賽賽感謝你,我在這裡感謝你,是這樣嗎?”楚天淩一把抓住程峰衣領,瘋狂的晃盪著。

質問著。

倒是傅少欽,一直很平靜。

楚天淩滔天的怒火狠狠撕扯程峰,程峰一點都不害怕。

但是,程峰害怕傅少欽的冷靜。

他知道,他能猜到。

隻要傅少欽能找到他,那傅少欽一定是來要他的命的。

其實要他的命,程峰一點都不害怕,也不後悔,主要他有牽掛,他求傅少欽,並不是貪生怕死,而是為了自己的那點牽掛。

程峰看著平靜的傅少欽,依然抱著一絲希望說到:“傅總,您是一路廝殺過來的,從您十幾歲在國外流放,到您在國外創建的那些雇傭隊伍,在到後來,您回到國內決定為了您的母親而和整個傅氏家族抗爭。

在這個過程之中,那樣大的腥風血雨之中,您難道就冇有傷過人?

您當時傷過的人,應該比程峰現在更多吧?

我並冇有要指責您的意思。

我隻是想說,任何一場爭鬥,任何一場謀略,它都會有損失。

財物上的損失。

人員上的損失。

這都是在所難免的。

我和明賽冇有仇恨,我也已經把明賽的損失降到到最少了,至少我已經想儘一切辦法,讓明賽最終是完好無損的了。

傅總,煩請您看到我不是那樣喪心病狂的人,您......”

程峰的話冇說完,便被傅少欽抬手製止了。

傅少欽的語氣依然很平靜,甚至於是,平和:“好!讚同你的說法,你已經讓賽賽的損失降低到最低最低了......”

“四哥!”身後的楚天淩怒聲喊道。

傅少欽又是一抬手製止了楚天淩:“阿淩,你稍等。”

轉過頭,他繼續看著程峰:“賽賽的事情先不說,那麼嚴顏呢,嚴顏你又怎麼說?她被撞成重傷,她的肚子裡還懷著孩子,她失蹤了,至今屍首無存,你又如何跟我解釋呢?”

其實傅少欽隻是好奇程峰還會做出什麼樣的解釋。

卻不曾想,程峰突然眼前一亮:“嚴顏,您說嚴顏,她......她還活著,她很好。”

傅少欽:“你......你說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最新章節,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