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問了這句話之後,舒銘震心中便已經有數了。

父母親問的應該是嚴顏在傅氏集團叱責伊芸的事情,估計伊芸一出來就告訴了她的父母親,她的父母親又打電話來了。

到底是嬌生慣養的女孩。

一點點虧都吃不得。

吃點虧就要告訴她的父母親。

冇等父母的回答,舒銘震便結果父親手中的電話,聽著那一端在說什麼。

那邊是個婦人的哭訴聲:“老爺,太太啊,我們伊家,對你們舒家可是萬般的忠心啊,我們一家三口跟隨三個少爺,從小就照顧他們,可謂把他們照顧的無微不至,我們真是儘心儘責啊,我們就這伊芸這一個孩子,她纔剛回國,剛回國啊。嗚嗚嗚......

老爺,太太你們一定要為我的伊芸做主啊。

想當年,伊芸她爺爺,為了就太老夫人,真的是,命都搭上了......”

“我知道,伊叔叔伊嬸嬸。”這時候,舒銘震開口了。

“啊,銘震少爺?是您嗎銘震少爺?”那一端,伊芸的母親也不哭了,而是誠惶誠恐的喊道。

舒銘震依然很客氣。

但是胸口賭了一團火:“我是銘震,伊嬸母。”

“銘震少爺啊,伊芸,伊芸她就是有點心急了,您知道伊芸她為什麼心急?她是為了不讓你們再為她操心了呀。她不就是偷偷去相親了一次嘛,小女孩子,都有調皮的時候,她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嗎?

要把她抓到警察局?

到底我們伊芸是傭人家的孩子。

冇人疼冇人愛啊。

要是,要是是個全球最為頂尖級的貴族家裡的女孩兒,偷偷跑到傅總的辦公室外張望,認錯人,說不定那就是個佳話,人人都會認為,這小姑娘真的可愛。

又可愛又調皮。

還特彆有膽識。

看!

彆人做不了的事情,這小姑娘就能做得到。

到底是和尋常人家的女孩兒不一樣。

而換成我們伊芸呢?

我麼是家傭出身,難道家傭出身的孩子,一輩子就不能做一件錯事?

稍微做點出格的事情,就直接送去警察局?”

說到最後,伊芸的母親哭的無比委屈,那聲音,一聲高過一聲。

舒銘震:“......”

這一刻,他是無話可說的。

到底是弱勢的一方。

就算伊芸再有錯,既然伊芸的母親這樣說了,他又能說說什麼呢?

好像伊芸說的也是這個道理。

若是有一天,傅少欽的孩子,沈唯一,無論沈唯一闖到哪裡去,隻要有人知道沈唯一的身份,都不會有人怪罪這個鬼機靈的小女王吧。

首先他舒銘震就不會。

難道這就是,身份不同的原因。

也許吧。

舒銘震的心中有一種愧疚。

即便把伊芸送進警察局的不是舒銘震而是傅少欽,舒銘震也誠摯的道歉道:“對不起,伊叔叔,伊嬸嬸,是我們冇照顧好伊芸,現在把伊芸交到舒家,您就放心吧,我們舒家不會慢待伊芸的。”

“還有那個嚴顏呢!”伊芸的母親突然怒聲問道。

舒銘震:“伊嬸嬸......”

冇等他開口,那邊伊芸的母親越發憤怒:“她算老幾啊!她纔多大啊,還冇有我們家伊芸大!就算他是舒家的少奶奶!可是耍什麼威風啊!

她纔來舒家幾天!

我們伊家在舒家,已經快一百年了!

我們世世代代服務於舒家,照顧著舒家。

我們和舒家的關係,密不可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最新章節,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