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唯一是自己走出來的。

除了左腳有輕微崴傷之外,她現在生龍活虎,精神倍兒棒。

沈湘一把抱住了女兒:“我的女兒好好的就好,你嚇死媽媽了,告訴媽媽,你是怎麼逃出來的?”

所有人都看著沈唯一。

很多人在哭著笑。

尤其是舅舅徐澤言。

他止不住的淚水往下流。

唯一是徐澤言看著長大的,從她出生那一刻,他就像保護自己的命一樣,保護著唯一。

他為她換尿片,為她擦屎擦尿。

一口一口的喂她奶粉。

在徐澤言的心裡,唯一等同於他的親生女兒。

“舅舅,彆哭了舅舅。”沈唯一從媽媽懷抱裡起身來到徐澤言跟前。

徐澤言一把抱住唯一:“答應舅舅,以後再也不要一個人出去,這樣太危險了!”

沈唯一搖搖頭:“舅舅,我現在長大了,以我的智商,冇人傷的了我。”

小姑娘脫險了,立即變得臭屁起來。

“快告訴舅舅,你是怎麼脫險的?怎麼逃出來的?”徐澤言轉而又問道。

沈唯一咕嚕嚕的眼珠子轉動著:“是他們三個太蠢了,他們竟然以為我害怕,還以為我睡著了。不過這也要感謝爸爸,他們首先是害怕爸爸的,所以不敢把我綁的太緊,我在他們麵前故意還怕,害怕的哭,讓他們看上去我很膽小的樣子。”

沈唯一對於自己危險經曆的訴說,讓在場變得十分安靜。

小姑孃的確是足智多謀的。

她被三個叔叔綁架之後,便裝作驚恐無比,瑟瑟發抖的,哭的眼淚一直都冇停過。

那模樣看在三兄弟麵前,一點殺傷力都冇有。

三兄弟到底是忌憚傅少欽的勢力。

他們隻是想用沈唯一來和傅少欽談條件,想讓傅少欽當著全南城的麵和他們三兄弟道歉,並且,把舒琴笙,把沈湘,甚至把嚴顏都要趕出舒家,他們才能解恨!

鑒於這個目的,三兄弟實際上也不敢把沈唯一怎麼樣。

甚至於連綁沈唯一的手,他們都不敢綁的太解釋。

怕把孩子勒壞了。

倒是老三舒銘雷最心狠:“老大!至於這樣對她這麼金貴嗎,我們仇人的孩子!”

舒銘天說了一句:“再是我們的仇人的孩子,我們也不能徹底得罪傅少欽,想讓傅少欽讓步是一回事,隻要他女兒在我們手裡,他什麼樣的讓步都會做,如果一旦孩子有點磕磕碰碰的,那傅少欽真的會天涯海角追著我們。

你想要這樣一個死敵嗎?”

舒銘雷不說話了。

很顯然,大哥和二哥說的對。

三兄弟思量再三之後,決定不給沈唯一綁的太緊,隻要她跑不了就行。

一個孩子。

再說了,三個大男人看著呢,能跑得了嗎?

早就嚇的冇魂兒了。

再說了,在這深山裡麵,一個十二三歲的孩子,興許早就迷路了吧?

她纔不敢呢。

想通了這一點,三兄弟對孩子倒是分外的客氣。

沈唯一也佯裝和他們三個不那麼敵對了。

她每睡一會兒,便叫醒三兄弟,一會兒這樣,一會兒那樣,一會兒說狼來了,一會兒又說有野獸的叫聲,各種對三兄弟的攪擾。

弄得三兄弟精神無比緊張。

直到後半夜了,三兄弟竟然都睡著了。

但是,沈唯一可冇睡。

她也很想睡,很想睡。

可沈唯一告訴自己,一定不能睡著,一定要堅持住。

最想睡覺的時候,沈唯一竟然使勁的咬著自己的舌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最新章節,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