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舒琴笙毫不相讓:“對,我是我爸的女兒,而你,已經是隔輩了,你是外人!”

舒銘夏:“......”

他回頭看著父母親。

父母親哀聲歎息,都不說話。

“爸!我記得奶奶從小就告訴我們,爺爺在外麵養了個狐狸精,爺爺其實已經痛改前非了,可是那個狐狸精卻時時刻刻要纏這爺爺。

我奶奶!

我奶奶以前身體那麼好,為什麼活了六十歲死了!

我奶奶就活活是被那個女人氣死的!

那個女人真的陰魂不散!我爺爺都明確的跟她說了,不會要她,不會讓她進門!

可那個女人呢?

死纏爛打!

纏了我爺爺一輩子!

終於把我奶奶纏死了!

現在倒好,那個女人是冇了,她的女兒又轉上來了,繼續開始纏著我們舒家愛,竟然還要把我爺爺的財產全部拿走!

爸,我們舒家欠她的嗎!

不欠!

是她,是她和她媽媽,欠我們舒家的!”

舒銘夏說的振振有詞。

床上的舒老爺子咳嗽陣陣。

老爺子憋的臉色通紅,卻半天都說不出一句話來。

憋了很久,看到舒銘夏停頓了,老爺子才抬著枯槁的手喊道:“阿夏,你不要再吵了,阿夏......你姑姑和你妹妹說的對。

她們......

她們從來也冇糾纏過爺爺。

你......你的小奶奶,她是個好女人。

她雖然有不治之症,卻一直都積極向上,她畫的畫非常有意境,她是個非常自愛的女人,她的一生,清淨淡泊,十分愜意。

年輕的時候,拖著病弱之軀,在國外也教了不少的朋友。

她的畫,畫的那些闡述人間疾苦的畫作,是現在很多人都難以尋覓的真跡。

爺爺身邊,有你小奶奶二十幅畫,每一幅都價值百萬以上。

有一幅畫,已經世值估價幾千萬了。

她雖然不是世界名作家,但是她的畫作震撼力非常強。

你小奶奶是個非常有才華的人。

她的才華,是爺爺......”

說到這裡的時候,舒老爺子哭的停止了訴說。

他蒼老的哭聲裡,有著無儘的悔過。

那悔過彷彿再訴說,即便他再怎麼哭,那樣一條鮮活的生命,也不能夠再回來了。

一切都是他的錯。

而且,這個錯誤再也無法彌補回來了。

哭了有一陣子,舒老爺子才繼續說到:“是爺爺,爺爺糟蹋了她,爺爺毀了她的人生,可爺爺卻還一直都不肯承認。

爺爺一直認為是她粘牢我。

是她死乞白賴。

爺爺還把這種思想,無形之中傳輸給你們下一代了。

爺爺的罪過實在是太大了。

誒......”

老爺子說的氣喘籲籲。

說完了,他又抬起手喊道:“你們幾個,統統都過來。全都過來。”

“爺爺......”舒銘夏跑過去喊道。

“爺爺!”舒銘震也無比心疼的看著爺爺。

“爸!爸您冇事吧?”舒銘震的父親一下子跪在了老父親的麵前,哭的聲淚俱下。

“你們......今天我要當著你們所有人的麵兒,老大,阿夏,你二弟三弟都還冇到,你就代表了他們了。

今天我當著你們所有人的麵再一次的生命。

你們的爺爺我,對不起小笙的媽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最新章節,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