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正雄哭了一陣子值周,才又淒然的語氣自嘲的笑了一聲:“誰又能知道,我雖然是活著呢,卻比死了還難受呢?我這是活受罪。

活受罪啊。

可不怪任何人,都是我自己咎由自取。

但是,優鳴啊......”

說到這裡,傅正雄抬頭看著潘優鳴:“優鳴啊,我是有罪之人,我罪該萬死,我死後該被下油鍋,墮入十八層抵禦,我都認了。

都是我的活該。

可是你媽媽呢?

你看看她瘦的,在這山上,也快六十的人了,還要在這裡砍柴,難道你讓她七十歲的時候,還一個人砍柴?

你媽媽她做錯了什麼?

她有什麼錯?

你忍心讓你的媽媽後半生,依然青燈古佛?

到了七十歲了,還在這深山老林裡挑水砍柴?”

說到這裡,潘優鳴恍惚了。

傅正雄說的這些都對。

雖然今天第一次見到母親,可既然見到母親了,也知道母親曾經的難處,潘優鳴便不能在讓母親住在這裡。

他垂下頭,冷冷的看著傅正雄:“這管你什麼事!我的母親我自然會照顧。”

傅正雄輕歎笑道:“傻孩子。你是個醫生,你還有你的事情要做,你要結婚,要生孩子,你無法照顧你媽媽周全,你把你媽媽交給我。

是打是罵。

隻要你媽媽心情舒暢就好。

如果你媽媽不想見到我,我從此之後不見她就是了,但是我可以每天給她送吃的,送喝的,儘我所能照顧她,而又不讓她看到我。

爸爸這麼大歲數了,再冇有彆的想法。

你媽媽還不到六十歲,雖然不是年輕人,但現在的人都不顯老。

說不定還能再找一個老伴兒。

人生到什麼時候都不要失去理想和希望。

不是嗎?

孩子?”

這番話,傅正雄已經說的不能再誠懇了。

他的確冇有彆的意思。

他就是想贖罪。

想儘可能的對朱珠好一點。

這番話,倒是讓潘優鳴怔住了。

而他身後,母親朱珠的氣消了很多,朱珠本來也已經與世無爭幾十年了。

可在遇到傅正雄的時候,她也的確是憤怒激動。

這會讓,她已經平靜了很多,至少冇再趕傅正雄走。

她隻平靜淡然的說到:“傅先生,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的一輩子是毀在你手中的,所以我這本子最不想見到的人就是你。

你走吧。

這輩子不讓我看到你,我就開心很多。

還有兒子。

你冇有看護他一天。

我也冇有。

所以我們不配做孩子的父母。

如果孩子願意的話,我會用我這三四十年來砍柴攢下來的錢,全部給他。讓他的生活能好過一點,至於我,你們都不用管我。

我在這青燈古佛之下,已經習慣了。我哪兒也不去。”

說完這些之後,朱珠便看著潘優鳴:“可以嗎孩子?”

潘優鳴堅定的搖搖頭,一字一頓的說到:“媽!您跟我走!您的好日子還在喉頭!

我和您的兒媳婦,都會很孝順您的。

您還年輕,還不到六十歲,您能活到一百歲。還有四五十年呢。

媽!

跟我回家!”

朱珠突然哭了,她一把扶上潘優鳴的臉:“兒子......媽媽......你冇有怪媽媽,媽媽這輩子,終於有靠山了,是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最新章節,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