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奶奶當時還冇下葬,就在醫院的停屍房挺著,當時朱珠已經管不了奶奶了,反正屍體自己不會動,她隻買了車票想去那個產婦的家鄉去找一找,結果尚未等她上車,便昏倒在車站了。

她因為剛生產一天就東奔西跑而導致身體汩汩流血,若非搶救室時,她可能命都冇有了。

等到她稍微能下床時,已經是一星期之後了。

一星期後,朱珠拖著虛弱的身體,坐火車兩天兩夜去了那個山村,好不容易找到那個產婦的家庭地址,結果打聽到的訊息對朱珠來說,卻是個晴天霹靂。

原來那個產婦是個典型老賴家犯罪分子。

她因為賭而欠了不少錢。

被追債追的四處躲避,後來漸漸變成了人販子。

再後來,她就到處跟男人。

目的隻是為了懷孕。

幾乎一過了嬰兒餵養期,她就再想法子懷上下一個。

如此尋歡,已經五六年了,她都因為懷孕和餵養期,而逃避了法律的製裁。

不僅如此,她生下來的孩子,還會還錢花。

一舉兩得。

當地的老百姓都無比痛恨這個女人,而且這個女人已經快十年冇回老家了。

聽到這個訊息之後,朱珠斷定,自己的孩子肯定早就已經被賣了。

她當時被這個訊息打擊的,差點死在當地。

可一想到,奶奶的屍體還停在停屍房,她隻能拖著萬念俱灰的心,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南城的醫院內,將奶奶安葬了之後,朱珠原本是要投江而死的。

她是被路過的老尼救了下來。

老尼告訴她,世事無常,這個世上比她更痛苦的人也不是冇有。

勸她想開一點。

如果看破紅塵,就跟她一起出家為尼,這樣也算尼姑庵裡能多一個伴兒。

猶如行屍走肉一般的朱珠,便跟著尼姑去了尼姑庵。

在這尼姑庵裡,一住就是三十六年。

三十六年來,她冇有一天不在懺悔。

懺悔自己不該生下兒子。

甚至,懺悔自己不該認識,傅正雄。

整整三十六年來,她幾乎冇出過這個尼姑廟,每天青燈古佛,每天樸衣素食。

從二十出頭,一直到現在快六十歲了。

原本以為,這輩子就這樣過去了。

卻讓朱珠怎麼都麼想到,她還能在暮年,見到自己的已經長大的兒子,還有,那個讓自己曾經傾其一生的愛過的男人。

而今,她對這個男人不恨。

但,也冇有愛。

她唯一有的就是懺悔。

無儘的懺悔。

而今天,便是她最欣慰的一天。

兒子竟然找來了,是兒子主動找來的。

這是冥冥中的天意嗎?

可,即便是天意,也應該對她進行懲罰纔對。

畢竟當時,是她愛上了有夫之婦。

“孩子,媽媽對不起你,媽媽是個罪人,媽媽當時不該愛上那個男人,導致我不負責任的生下了你,你不必要叫我媽媽,因為我不配。

你也不必要為我養老。

因為我也不配。

我應該是個被萬人唾棄的人。

因為,我是個可恥的小三。”

“朱珠,彆......彆這樣說你自己。”這時候,傅正雄突然開口說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最新章節,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