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真拿你冇辦法,跟個小孩似的!”七歲的小姑娘,覺得自己是個大人了。

“嘿嘿嘿,我們家的唯一,現在就是大人了呢。

”傅正雄現在可巴結沈唯一了。

老爺子入住到樓頂的空中花園,和自己兒子媳婦住的近了,也能每天看到孫女和孫子了,他的心情也高興了不少。

時不時的,他會去夏淑敏的墳地看一看,在那裡一坐就是一下午。

他一個人自言自語:“你們都離世了,卻換來我這個老不死的東西還活著,還能看到兒孫,還能和兒子孫兒住在一起,我憑什麼呀?”

“我忽然覺得,我活著就是煎熬。

“有時候,人活著不一定是好事兒,我能活下來,就是要讓我日日夜夜看到你們長眠這裡,我煎熬的,小敏,昊暘?我......每個月都會過來給你們掃墓種花,說說話。

“小敏......”

“下輩子,或者哪一天我也到了那邊的,就讓我匍匐在你的腳邊,做你的一名終身製傭人吧?”

墓碑很沉靜。

冇人回答傅正雄的話。

傅正雄從

墓地出來,便去精神病院。

每次都是這樣。

他到精神病院時,病院裡的院長和醫生都心照不宣帶她去秦紋予單獨小院。

白色牆,白色的屋,白色的床照床單。

每天前來照顧秦紋予的醫生護士都是

例行公事之後,送完飯之後,就走人了。

每天除了一日三餐之外,秦紋予便連個說話的都冇有了。

有時候,她自己都覺得,她自己瘋了。

她甚至想上吊自殺。

太煎熬了。

以至於,每次傅正雄來看她,她都會哭的淚流滿麵的撕扯著傅正雄,她想讓傅正雄帶她離開。

“正雄,我都是為了傅家。

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傅家!我到底做錯了什麼,我兒子們都死了,我還要遭受這樣的懲罰?”秦紋予哭著說著。

傅正雄也流眼淚,他一邊流著濁淚,一邊

替秦紋予擦淚。

“紋予啊,我有錯,你也有錯。

“冇有錯,無辜的是那長眠於地下的夏淑敏,還有我那可憐的兒子昊暘。

“我們當時為了擴充傅氏家族,真的做了喪儘天良的事了。

“小敏何辜?我的昊暘和辜?”

“我和你都要贖罪,你不要難過了,紋予。

“正雄,我們是夫妻,一輩子的夫妻!”秦紋予用力嘶吼。

傅正雄淒然的笑了一下:”夫妻?如果有來生,我不希望我們再坐夫妻了,我們一輩子的夫妻,你卻讓我們的兒子,三個兒子聯合起來暗害我和小敏的兒子。

八年前,那一次如果是少欽死了呢?

小敏就得在牢獄做一輩子。

我後來十分明白小敏為瞞著我們把昊暘放在加星島。

她那是想給自己孩子留下一線生的希望啊。

我的妻子,你該是得有多狠毒?”

“如果有來生,我們再也不要相見了吧。

”語必,傅正雄將一枚很小很小的東西悄悄的遞給秦紋予。

秦紋予看不懂這是啥。

但是,想到傅正雄悄悄給她的,她也不傻。

便悄悄的接住了。

夜深人靜的時候,秦紋予將那枚小小的東西打開,裡麵竟然是個刀片。

像刮鬍刀那樣的,無比鋒利的刀片。

那個晚上,秦紋予立即笑了:“正雄,謝謝你了,謝謝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最新章節,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