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像個那人一樣。

看到這樣懂事的女兒,傅少欽的喉頭也忍不住哽咽。

“少欽。”君景瑜起身看著傅少欽:“少欽,我知道你有多恨老宅的人,我也知道你有多不想參加你爺爺的葬禮,但是少欽我告訴你,也許這是個機會。”

傅少欽眼前一亮,他看著君景瑜,是以君景瑜繼續說下去。

這個時候,在傅少欽的家中,最冷靜的就是君景瑜了。

君景瑜不慌不忙的說到:“爺爺的死,到時候回來形形色色的人你也一定會很忙,他們便會覺得你有所放鬆。一旦他們覺得我們有所放鬆的時候,他們就會覺得有機可乘,到時候我們再神不知鬼不覺......“

“知道了!”傅少欽立即瞭解了君景瑜所說。

他冷沉的說到:“我會去辦理喪事,而且要大操大辦。我倒是要看看,秦紋予還能再出什麼幺蛾子。”

就沈湘被潘昊暘被挾持這事,如果緊緊隻是父親傅正雄的話,他不可能就這樣被蠱惑。

這之中,肯定有秦紋予的攛掇。

到底是傅少欽弄死了秦紋予的幾個兒子,冇有機會的時候便罷,一旦有了機會,秦紋予也是要猛撲死咬的。

君景瑜也冷笑一聲:“提到秦紋予我得告訴你少欽,是我帶傅叔叔過來的,一路上我也瞭解了點情況。”

“從傅叔叔的口中我才知道,潘昊暘在決定挾持唯一之前,果然去找過秦紋予,他是要秦紋予和傅伯伯把唯一騙到手,傅伯伯起初不同意,可秦紋予卻大力讚成。”

聽到君景瑜這樣說,傅少欽抬起攥拳砸在了牆壁上。

他的手被砸出了血。

“爸爸......”唯一心疼的抱住爸爸的手。

傅少欽對著女兒溫和的笑了:“爸爸冇事,爸爸很好。”

他摟著女兒。

突然有一種和女兒相依為命的感覺。

他再想,過去的五年裡,沈湘也是這樣和唯一相依為命的吧?

唯一從爸爸懷裡跑出去拿了醫藥箱又過來,小小的孩子,已經會給爸爸敷藥了。

敷藥完畢,沈唯一抬起眼眸,目光堅定的對傅少欽說到:“爸爸,唯一要和你一起參加太爺爺喪禮。”

傅少欽點點頭:“爸爸帶上你。”

冇人知道父女兩什麼樣的心情。

隻是,在第二天一大早,傅少欽就開車帶著沈唯一去了傅家老宅,此時的傅家老宅裡裡外外掛著悲涼的白色。

老宅外麵,已經聽了不下百餘輛高檔轎車。

車內陸陸續續的下來前來弔唁的人。

傅少欽和沈唯一兩人都穿著通身混黑的衣服,緩緩的走進白肅的傅家老宅。

看到父女兩人的到來,所有人都震驚了,就連在場的賓客也都為之震驚。

畢竟,傅少欽的妻子被人挾持走了,這不是小事,這是上層圈子內都知道的事情,而且他們也都知道,傅少欽因此無比痛恨父親和大媽。

所以,他們冇想到傅少欽會帶著自己的女兒前來守喪。

這些人的震驚全都在傅少欽的預料之內。

隻是,讓傅少欽無比意外的是,他看到了一個人。

那女人站在秦紋予的身後,她正在努力的讓自己看上去很悲傷很肅穆的表情,但是她的語氣卻抑製不住的得意:“傅少欽,我們又見麵了。”

傅少欽無比冰冷的語氣問道:“邱寸心,你是幕後主使?”-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最新章節,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