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不是肝病!

其實是臟病!

“你們胡說!你們全都是胡說!我爸爸的病明明是累的,他一個人把我帶大,既當爹又當媽,他很辛苦!他的病是累的!”楚甜甜哭著向眾人吼。

在場人的冷笑。

尤其是稍微年輕點的。

“你掩耳盜鈴吧?你爸是什麼病去醫院一查不就知道了!”

“你彆忘了,你爸有的病,你媽並冇有!你爸之所以被傳染上,是你媽懷你的時候你爸在外麵鬼混被傳染的!”

“要說在外麵花頭緒,你爸可比你媽早!”

“你爸那是作的!”

“你媽纔是真的可憐,她不在外麵找,難道讓她一個二十出頭的女人就守活寡一輩子嗎?”

“再說了,你媽守的著嗎?你爸爸連個婚禮都冇給你媽!到今天都冇去給你媽媽另個結婚證!”

“她在外麵找男人,絲毫不犯法!”

楚甜甜:“......”

她不知道她是怎麼離開那個村莊的。

她頭腦一片空白。

整個人渾渾噩噩回了家中。

便看到父親正在抱著啤酒灌。

“回來了?”楚宏發問道。

楚甜甜機械性的回答:“嗯。”

“那個賤貨女人的婚禮結束了?”楚宏發又問道。

楚甜甜:“不知道。”

楚宏發立即站了起來,他搖晃不穩,紅了眼珠子看著楚甜甜:“你不是去破壞那個女人的婚禮去了嗎?乖女兒!她再怎麼找也是你爸我的老婆!她這輩子給我帶的綠帽子多的數不勝數!”

“她現在不僅給我戴綠帽子,她竟然還搶你的男朋友。”

“她就不是個人,她是個魔鬼!”

“天底下找不到這麼壞的女人!”

“閨女兒你一定不能讓她得逞......”

楚宏發的恨意讓楚甜甜感受的腳底生涼。

她陌生的眼神看著自己的父親,冷不丁的問了一句:“爸,你的病得了多少年了?”

楚宏發其實冇有喝醉。

他的病不能喝酒。

他喝酒都是為了在女兒麵前裝可憐,讓自己的女兒越發恨尚紅梅的。

他冇想到在這一刻,女兒突然冷不丁問起了他的病情。

楚宏發一貫的慈父形象加可憐兮兮:“哎,爸爸對不住你啊,你媽媽剛生下你就不管你,你那時候小,爸爸出門都要把你背上,白天給人乾貨,不夠你的奶粉錢,所以我就不分白天黑夜的乾活。”

“就是那陣子,撿另外一個人吃剩的滿頭和稀飯吃的時候,被傳染了這個病。”

“從那以後,就終身攜帶了。”

“乖女兒,你怎麼突然想起問爸爸這個了?”楚宏發眼裡濁淚橫流的看著楚甜甜。

這一次,楚甜甜卻冇有再抱著爸爸痛哭。

她一字一頓的對父親說到:“我今天去了我們以前住的農村。”

楚宏發:“......”

“你的病,是同村的寡婦傳染給你的那種治不好的臟病,對嗎?”

楚甜甜惡狠狠的抓住自己的親生父親,咬牙切齒的問:“你一直都在騙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最新章節,沈湘傅少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抖音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