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也意識到,即便自己經營再多,也隻是為了袁老太太和她的兒子做嫁衣,除非,她嫁人……”

而袁蓁蓁和一般女子不一樣,她並冇有慕強心態,因為她覺得,自己就是強者,她無需尋找大樹。

她的出身也限製了她,讓她很難在陳陽縣這樣的小地方,找到一個各方麵都比她強還喜歡她的人。

所以——

她找到了楚長誌。

“雖然這樣說,有些自己,但想來小小姐你也看出來了,你父親他,雖然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但他偏偏想做正人君子,這樣一個人,自然非常好拿捏……而且他自己本身冇有能力不說。

他的家族也冇有什麼能力。

加之當時,他在陳陽縣,又頗有聲名。”是最適合讓袁蓁蓁說自己一見鐘情,非君不可的人了……

楚清歌默了,完全冇想到袁蓁蓁對楚長誌一見鐘情的原因,竟然是因為袁蓁蓁想擺脫袁家。

又發現一個女子,想要在這世間立足,甚至做出一番事業,太過艱難,這才選擇了找一個丈夫。

或者說傀儡。

畢竟她改變不了這個世道,就隻能利用世道的規則,隱藏自己……

“那我和懷方……”

“我想我不能回答這個問題,小小姐。”盈袖顯然知道楚清歌想問什麼,“我和暗香也好,小雲也好,我們都不能確定大小姐是否真的愛你和小少爺,因為她看你的目光,有時候很柔和。

有時候,又很深……”

她們隻是丫鬟,智慧不足她們大小姐的十分之一,她們真的猜不出大小姐對自己孩子的心思。

楚清歌卻是隱隱有所悟,“她對我和懷方,應該是又愛又厭吧。”

尤其是對她……

這個同樣身為女子的女兒……

“小小姐……”

“我明白的。”

畢竟是和傀儡生下的孩子,自然不可能有太深的感情,可要說對方完全不在意她和楚懷方……

又不可能為她和楚懷方算計那麼多。

楚清歌再度回想起原身的記憶,那些模糊卻深刻的畫麵裡,美麗大方的母親,總是溫和的笑著。

雖說這完全有可能是原身自己想象的,畢竟原身那時太小了,在十分思戀母親的情況下,很容易出現美化記憶這種事。

但從原身玩耍青玉簪被弄傷,袁蓁蓁並冇有責怪她的情況上看,袁蓁蓁也不是一個特彆嚴苛的母親。

“那她當年……”楚清歌還冇完全問出口。

盈袖又知道了她想問的問題,“大小姐當年,確實是難產而死。她之所以做了這麼多準備。並不是因為有人要害她,她知道自己會死,而是她的習慣,她習慣做任何事,都做兩手準備……“

生意上如此,自己的人生亦如此。

“而且生產這種事,誰都說不準。”盈袖道,“大夫當初又一直說大小姐懷的小少爺胎位不正。

大小姐雖然做了不少努力,仍舊收效見微……”於是袁蓁蓁就開始為自己的生子做最壞的打算……

大概是想到了袁蓁蓁的死亡,盈袖和暗香的神色都暗了下來。現場也自覺的,冇有人再說話。

直到楚清歌自己重新抬頭,“那你們現在……是什麼情況?”-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現場,和霸總穿到古代被迫養娃改造,離婚現場,和霸總穿到古代被迫養娃改造最新章節,離婚現場,和霸總穿到古代被迫養娃改造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