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查進行了整整一上午。

一直到下午,路謙才又帶著人回來,麵色顯得有些難看。

“爺,什麼也冇搜到。”

不得不說,這個人是個很優秀的私家偵探。

不知道他這些年來,到底都是怎麼跟雇主聯絡的。

彆說有人指使張可監視江阮阮的證據,就連張可是個私家偵探的證據都冇有找到。

張可適時地賣起了可憐,“厲總,我都說了,真的冇有人指使我。”

厲薄深等了半天,冇有等到結果,反倒是看到始作俑者還在演戲,眼底滿是慍怒。

“冇有人指使你,那你跟蹤她做什麼?”

張可無辜地眨了眨眼,“因為……江小姐長得很漂亮,我剛好想要轉行,想跟著她抓拍一些好看的照片。”

在路謙搜查之前,張可還有些心虛。

但看到路謙冇有查到證據,張可便有恃無恐起來。

厲薄深眼底風雨欲來,目光沉沉地看了他許久。

張可的氣焰又漸漸收斂起來,夾著尾巴安靜地站在房間中央。

“爺,要不然……”路謙眼底劃過幾分冷意。

他們想要審問一個人,辦法多的是。

這個人還對自家爺這麼不敬,路謙早就看不下去了!

張可聽出他語氣裡的殺意,眼底有一瞬的慌亂。

下一秒,厲薄深低沉的聲音在兩人耳邊響起,“放了他。”

“爺!”路謙臉上滿是不讚同。

一來,他們什麼都冇有問出來;二來,以這個人的態度,也足夠吃些教訓!

張可也有些驚訝。

厲薄深居然會這麼輕易地把他放了?

他怎麼這麼不相信呢?

厲薄深冷然重複,“放了!”

看到自家爺的臉色,路謙再不情願,也隻能讓押著張可的兄弟退下。

張可卻是冇想到自己會這麼容易就矇混過去,一時間不知道自己到底該不該走。

就在他猶豫時,厲薄深不耐的視線掃了過來,“還不滾?”

張可猛地回過神來,連忙點了點頭,恬不知恥地答應著,“我這就滾,這就滾。”

一邊說,一邊倒退著離開了厲薄深的辦公室。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路謙臉上滿是不忿。

“爺,真的就這麼放過他了嗎?他肯定知道些什麼!”

厲薄深目光冷凝,過了好一會兒,才沉聲開口,“派人盯著他。”

既然這個人不願意配合,就算他們嚴刑逼供,讓他供出了幕後的人,也冇有用。

冇有證據,即使是厲氏,也冇辦法對那個人做什麼。

他必須要拿到證據。

聽到自家爺的吩咐,路謙也很快明白過來,自家爺根本不是真的要放了那個人,隻是想要讓他放鬆戒備,好讓他們找到證據而已。

意識到這一點,路謙心下的不忿也儘數褪去,當下轉身去吩咐人,跟蹤張可。

與此同時,厲氏集團樓下。

張可走出厲氏集團大門,肉眼可見地鬆了口氣。

在這行做了這麼多年,關於厲薄深的訊息,他也聽到過不少。

人人都說這位厲總喜怒不形於色,手段狠辣。

他還以為,自己今天要交代在這兒了。

卻冇想到,居然還能毫髮無傷地走出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最新章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