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薄深緩緩起身,目光沉沉地看著站在門口的小女人。

“我倒是不知道,江小姐什麼時候也學會,用孩子來算計我了。”

江阮阮眸光閃爍,眼底儘是不解。

她什麼時候做過這樣的事?

看到她臉上的無辜表情,厲薄深眉心猛地擰起,抬腳朝著江阮阮的方向緩緩靠近。

江阮阮察覺到男人的意圖,心絃繃緊,警惕地後退,始終跟他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厲薄深嗤笑一聲,“江小姐要是不心虛,為什麼要躲?”

聞言,江阮阮蹙了下眉頭,遲疑著停下了腳步,“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厲薄深眸色晦暗,沉聲逼問,“難道江小姐不是摸準了,我不會不接孩子的電話,才讓朝朝打給我?”

江阮阮垂在身側的手微微攥緊,沉默不語。

這確實是她做的,但……這算什麼算計?

跟厲薄深之前對她的手段比起來,這算得上什麼?

厲薄深眯了眯眸子,“既然江小姐算準了,有孩子們在,我不會不讓你進來,又為什麼要跟他們一前一後地來?”

說到這兒,男人審視的目光一寸寸地從江阮阮身上掃過,聲音沉緩。

“還是說,江小姐趁這段時間,又跟龍少處理了一些‘工作’?”

厲薄深有意無意地在“工作”兩個字上加了重音。

話音落下,男人已經在江阮阮麵前站定。

聽到厲薄深隱含諷刺的話,又想到自己這一整天的焦心,江阮阮的眉心猛地蹙起,眼底隱隱有些惱怒。

“我倒是不知道,江小姐跟龍少還有什麼重要的工作要處理?”

厲薄深居高臨下地睨著麵前的小女人,看到她眼底的惱怒時,聲音越發低沉。

江阮阮強壓下心底的惱怒,斂下眸子,把眼底的情緒也儘數掩了下去。

“我們之間的事,跟厲總無關,麻煩厲總幫忙叫朝朝跟暮暮出來。”

聽出她語氣中的平淡疏離,厲薄深以為自己說中了,心下怒火更甚。

江阮阮斂著眸子,等了一會兒,見麵前的人冇有動作,便打算從他身邊繞過去。

她承認,自己確實有錯,但那隻是對於小星星。

她不覺得她欠厲薄深什麼。

一整天下來,因為厲薄深的一再阻撓,她擔心小星星,已經精疲力竭。

眼下更冇有精力跟厲薄深糾纏。

既然厲薄深不肯幫忙,那她就自己上去。

隻是,江阮阮剛邁出一步,便被男人一把攥住了手腕。

江阮阮的腳步猛地頓住,聲音清冷地開口,“麻煩厲總放手。”

話音落下,手腕上的那隻大手卻攥的更緊。

江阮阮吃痛,眉心漸漸擰了起來,看厲薄深的眼神裡也帶上了幾分戒備。

“你想乾什麼?”

厲薄深臉上儘是慍怒,“你在心虛什麼?難道江小姐口口聲聲說著擔心星星,但還是跟龍禦行呆在一起處理你們所謂的工作?”

江阮阮不得不回過身來,蹙眉迎上男人的視線。

“既然厲總不相信我,那我下午做了什麼,厲總大可以問朝朝跟暮暮,冇必要非得從我這裡得到答案。”-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最新章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