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江阮阮吐過後蒼白的臉色,厲薄深擰了下眉,俯身看著她的眼睛,“怎麼樣?覺得舒服些了嗎?”

江阮阮哪裡聽得見他的聲音,吐完之後,便虛弱地倒回了床上,嘴裡還在無意識地喃喃,“唔,好難受……”

聞言,厲薄深眼底劃過一抹心疼,起身脫了自己被吐了一身的襯衫,又進去洗了個手,出來去給她倒了杯水,想讓她漱口。

剛走進臥室門口,便看到江阮阮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了地上,正旁若無人地脫著自己的衣服,一邊脫,一邊唸叨著,“洗澡,我要洗澡……”

眼看著這小女人越脫越少,厲薄深猛地回過神來,快步走到了江阮阮身邊,試圖阻止她的動作,“不要再脫了。”

江阮阮卻是很不高興地掃了他一眼,語氣也有些惱怒,“我要洗澡,你讓開!”

說話時,江阮阮伸手解開了自己的內衣。

厲薄深猛地怔住,下意識地撇開了視線。

等他再回過頭來時,原本還在他身邊的小女人已經晃悠著走到了浴室門口。

女人曼妙的胴、體清楚地落在厲薄深眼底。

一時間,厲薄深竟有些看呆了。

六年不見,這小女人的身材似乎變得更好了……

江阮阮確實是醉糊塗了,一路進了浴室,連門都忘了關,便自顧自地打開了花灑,開始給自己洗澡。

臥室裡,厲薄深看著這小女人的一係列舉動,眉心擰的死緊,眸色也晦暗的厲害。

看到這小女人旁若無人的樣子,厲薄深到底還是歎了口氣,上前幫她關上了浴室的門,又轉身收拾了浴室裡的狼藉。

收拾好臥室,江阮阮還冇有出來。

厲薄深垂眸看了眼自己身上的嘔吐物,擰眉走出了房間,想藉著這小女人洗澡的空襲收拾一下自己。

浴室裡,厲薄深前腳離開江阮阮臥室,江阮阮後腳便從浴室裡走了出來。

洗了個澡,她清醒了不少。

出來時,看到換過的床單被罩,江阮阮還有些迷糊。

嗓子的異樣感讓她知道,自己應該是吐過了纔對。

可房間裡怎麼冇有一點痕跡?反倒是還很乾淨……

迷迷糊糊地,江阮阮的腦海中浮現出了厲薄深的影子。

她喝醉時,似乎聽到了厲薄深的聲音,難道,是那個男人幫她……

想到這個可能,江阮阮用力地搖了搖頭,把這個想法從自己腦海中驅逐了出去。

怎麼可能,厲薄深怎麼會這樣照顧自己?甚至還幫她換床單被罩。

她連厲薄深給他自己換床單被罩的場景都想象不出來。

想到這兒,江阮阮徹底否認了這個可能。

隻是,剛纔到底是誰在照顧自己,她卻是想不出來了。

半晌,江阮阮放棄了猜測。

喝了那麼多酒,她現在還有些腦子發沉,隻想要快點睡下。

強烈的睏意衝擊下,江阮阮熄了房間的燈,上床睡下了。

厲薄深從浴室出來,看到江阮阮房間的燈已經熄了,不放心地進去看了一眼,看到那小女人已經睡熟了,又悄無聲息地退了出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最新章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