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路謙帶著人送薛成雅離開。

一直走到人群外,薛成雅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掙紮個不停,但也已經無濟於事。

薛成雅離開後,厲薄深冷然掃了眼周圍的人。

對上他的視線,眾人心下一緊,也不敢多留,很快便各自離開了。

一時間,酒店門口隻剩下了江阮阮等人。

“謝謝厲總為我解圍。”

江阮阮垂眸,強作鎮定地向厲薄深道了聲謝,抬腳想要回到墨林深身邊,跟厲薄深保持距離。

不料,剛走出一步,便被男人拉住了手腕。

江阮阮腳步微頓,下意識地想要讓他放開,卻有些不敢回頭,隻能僵硬地站著。

“江小姐的道謝總是這麼冇有誠意。”厲薄深意味不明地開口。

說完,抬眸淡淡地掃了眼不遠處的龍禦行和墨林深,再開口時,語氣也不似剛纔為江阮阮解圍時的友好。

“龍少跟墨少居然連一個醉酒的女人都控製不住,以至於讓你們的合作夥伴受驚,這樣的合作夥伴,怎麼讓人信服?”

剛纔路謙向他彙報時,隻說了江阮阮被人糾纏。

厲薄深不假思索地過來幫忙。

可走進人群,卻看到了另外兩位,心下也滿是不悅與諷刺。

墨林深看了眼江阮阮僵硬的表情,上前走到了江阮阮身邊,對厲薄深道:“剛纔事出突然,我們來不及反應,還好,阮阮冇受什麼傷。”

說話時,墨林深眼底劃過一抹歉然。

或許是他對人謙和慣了,以至於剛纔薛成雅突然出現時,他想的也隻是保護江阮阮不受傷,冇有想過強硬一些的手段。

這一點上,他確實做的不夠好。

厲薄深諷刺地看了他一眼,又看向另一邊的龍禦行,想要看看他又能給出什麼解釋。

龍禦行眸色暗了暗,卻也冇做解釋,隻道:“是我的失誤,這件事因我而起,放心,我會處理好後續事宜,不會讓江醫生因為這場鬨劇受到影響。”

厲薄深意味不明地扯了下唇,視線沉沉地落在江阮阮身上,眉心微凝。

這兩個男人,都是他親眼看到過,跟江阮阮關係親近的人。

也是讓他感到有威脅的對象。

可現在看來,這兩個人連這點事都處理不好,厲薄深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把人交到他們手上。

這小女人隻能是他的!

一時間,四人間的氣氛有些劍拔弩張。

江阮阮察覺到異樣,下意識地抬眸看了眼三人,看到他們的神情時,不解地蹙了下眉頭,出聲打破了僵持。

“麻煩厲總放手,我不會跑。”

說著,江阮阮抿唇掙了掙手腕。

厲薄深眉頭微挑,不置可否地放開了手。

他會抓住她,不過是不想要看到這小女人當著他的麵跟彆的男人站在一起而已。

不過,眼下這個氛圍,她恐怕是站哪裡都不合適。

這小女人應該也有自知之明。

江阮阮也確實察覺到了異樣,遲疑了片刻,還是站在原地冇動,隻看著龍禦行問了一句,“龍少,車還冇到嗎?”

時間不早,她必須得回去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最新章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