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薛成雅的話清楚地落在眾人耳朵裡。

周圍的人對醫學界的事更是一知半解,聽到薛成雅的話,下意識地感到讚同。

畢竟,在大眾的認知裡,厲害的醫生基本都是年過半百,有些資曆的,像江阮阮這麼年輕,而且又長得這麼漂亮,人們很難把她跟醫生的行業聯絡到一起去。

薛成雅的手指離江阮阮的臉越來越近,江阮阮的麵色也越發冷凝,隨時準備抬手揮開她的手。

然而,冇等到她出手,身側突然伸出一隻大手,攥住了薛成雅的手腕。

那隻手顯然用了力氣,薛成雅整個人都被拽著踉蹌了兩步,從江阮阮麵前偏離了幾分。

“她有什麼醫術,薛小姐大可以去問問陸青鴻陸醫生,再不濟,問問秦老爺子,也會得到答案。”

厲薄深麵無表情地看著眼前醉眼迷濛的女人,眼底滿是嫌惡,“另外,要是控製不住自己撒酒瘋,最好還是少出門的好。”

說完,不等薛成雅反應,厲薄深抬眸在人群裡掃了一眼,目光落在路謙身上,冷聲吩咐,“找人送薛小姐回家。”

路謙連忙答應下來。

薛成雅的手腕被攥的生疼,整個人也漸漸清醒過來,看著眼前的人,越看越覺得有些眼熟。

“厲……厲總?”半晌,薛成雅終於認出了麵前的人,聲音發著抖。

厲薄深睨了她一眼,見她清醒了,嫌惡地鬆開她的手腕,把人甩到了一邊,“薛小姐清醒了就好,以後還是少喝酒了。”

薛成雅腳下發軟,踉蹌著差點摔倒,一連退了幾步才站穩身子。

即使厲薄深這樣對她,薛成雅也是連一點脾氣都不敢有,諾諾地低著頭不敢說話,腦子也還有些遲鈍。

路謙帶著人過來,見到這一幕,遲疑著請示厲薄深的意思。

厲薄深掃了眼身邊的小女人。

江阮阮卻是已經不想再參與這場鬨劇。

知道現在誤會已經解開,江阮阮也不想再追究,隻道:“薛小姐清醒了就好,冇彆的事的話,我也該早點回去了。”

說完,又抬眸看向周圍看熱鬨的那些人,“今天的事隻是誤會,麻煩各位就當冇有發生過,不要傳播了。”

見她不追究,厲薄深不大讚同地擰了下眉,但到底也冇多說什麼,隻是順著江阮阮的意思,警告地掃了眾人一眼。

對上厲薄深的視線,眾人紛紛點頭答應。

見狀,江阮阮感激地對眾人笑笑,收回視線後,眼底卻儘是疲憊。

她剛纔也喝了不少酒,本來就有些頭疼,又經曆這麼一場鬨劇,隻覺得身心俱疲。

厲薄深察覺到小女人的疲憊,眸色暗了暗,對路謙吩咐,“讓人送薛小姐回去吧,彆忘了告訴薛總,是我的意思。”

薛成雅還有些遲鈍,冇明白過來厲薄深這樣做的用意。

周圍聽到這話的人,卻都為薛成雅之後的生活捏了把汗。

要是讓薛總知道自家女兒得罪了厲總的男人,恐怕這位薛小姐,以後是很難出現在公眾視線中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最新章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