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下的燈光有些昏暗。

厲薄深感覺到一旁的小傢夥在笑,不解地看了一眼,隻看到小傢夥們不知道在說些什麼,一個個神秘兮兮的,時不時地捂著嘴巴偷笑。

在他們身邊,江阮阮臉上同樣笑意清淺。

畫麵很是溫馨。

隻是,在對上他的視線的瞬間,小女人臉上的笑意略微僵硬。

片刻後,便垂眸把頭轉了過去,隻留給他一個淡然的側臉。

厲薄深眸色微暗,擰眉收回了視線。

他們的節目是最後一個。

等著上一場快要結束,兩人帶著小傢夥們去了後台,準備開始。

本以為小傢夥們第一次在這麼多人麵前演出,多少會有些緊張。

不料,三個小傢夥卻是一臉的期待,眸子也亮晶晶的。

江阮阮放下心來,等著主持人報幕,帶著小傢夥們上台。

前麵的內容都按排練時的表演,演的很是順利,小傢夥們也冇有一點卡殼,甚至比之前的小朋友要像樣的多。

江阮阮甚至能聽到台下觀眾們的驚歎聲。

一直到小星星出場,奶聲奶氣地說完了她的第一句台詞,台下更是響起了一陣掌聲。

大家都知道小星星的情況,甚至外界一直都戲稱小傢夥是個小啞巴,眼下聽到小傢夥開口,還說的這麼流利,眾人又驚又喜。

江阮阮也不由得想起了初見小傢夥時,小傢夥怯生生,一句話也不肯說的樣子。

再看看如今順利在這麼多人麵前演出的小傢夥,心下滿是感慨。

舞台劇很快進行到了公主被紡錘劃破手指,陷入昏迷。

大幕拉開,江阮阮安靜地躺在一張精緻的木床上,原本用皇冠固定的長髮披散著,台下的人隻能看到她完美的側顏。

周圍的燈光靜謐,襯得她整個人都很是柔和,彷彿沉睡的仙女,周身散發著柔光。

大幕再次開合,呈現在眾人眼前的,是厲薄深和小星星的對峙。

男人身高腿長,穿著一身緊身的騎士裝,腰側配著一把璀璨的寶劍,彰顯著身份的尊貴。

小傢夥則是仰著頭凶巴巴地看著麵前的人,擺出一副要跟他戰鬥的架勢。

兩人裝模做樣地打了兩下,小傢夥便被打倒在地,厲薄深大步走進了一個房間。

大幕緩緩合上,再打開時,台上已經隻剩下了王子和熟睡的公主。

看到兩人出現在同一個畫麵裡,眾人驚豔得幾乎忘記了呼吸,隻想靜靜地看著他們。

台上,厲薄深扮演的王子站在木床邊,深情款款地看著床上熟睡的公主,一隻手扶著寶劍,一隻手扶著床頭,慢慢俯下了身子。

兩張完美側顏的距離越來越接近,眾人漸漸摒住了呼吸,眼底滿是期待。

江阮阮躺在床上,隻感覺到男人的鼻息離自己越來越近。

儘管之前他們已經排練過兩次,但真正到了這個時刻,江阮阮還是忍不住覺得緊張。

緊張之餘,隱約感覺到男人似乎並冇有偏開臉。

江阮阮的眉心微不可察地蹙了一下,想到台下的觀眾,強行壓下了自己想要睜開眼睛檢視情況的**。

下一秒,一個溫潤的觸感落在了唇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最新章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