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小傢夥離開,小朋友們不約而同地紅了眼眶。

江阮阮更是默默地低下了頭,掩飾自己的難過。

龍禦行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這樣的事例很多,我們也隻能儘自己所能地去幫助他們,難過可以,但不要難過太久。”

江阮阮自然明白這個道理,但真正麵對的時候,還是有些接受不了。

更何況,剛纔的小傢夥還那麼懂事。

龍禦行也不多說,隻說了一句,“還有孩子在等著。”

說完,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江阮阮深吸了幾口氣,垂眸看著腳邊的小傢夥們。

小傢夥們一個個地仰著腦袋,眼巴巴地盯著她看,眼圈也都是紅的,眼睛裡又流露出了最初的恐懼,又是擔心剛纔的小朋友,又害怕下一個就是自己。

看到小傢夥們害怕,江阮阮強壓下心底的難過,蹲下身子直視著小傢夥們的眼睛,溫柔地安撫,“寶貝們不要害怕,有叔叔阿姨在,你們都會健康長大的,小弟弟也會很快回來的。”

說完,江阮阮不忍再看小傢夥們的眼睛,有些倉促地直起身子,強作鎮定地拍了拍病床,“來,下一個是哪個寶貝?”

話音落下,過了好久,纔有小傢夥怯怯地躺在了床上。

江阮阮垂著眸子,心情沉重地給小傢夥診治。

好在接下來的診治過程中,她這邊的小傢夥們症狀都比較輕,是她力所能及的範圍內能夠醫治好的。

隻是,另外三個人那邊卻有不少症狀嚴重的,隔間門口時不時有人進出。

幾次下來,眾人的心情難免都有些沉重。

呂然看著小傢夥一個個地離開,麵上也變得凝重起來。

到底是一名經驗豐富的老中醫,呂然雖說嫉妒心強了一些,為人高傲了一些,但為醫者的仁心還是在的。

一直到了中午,孤兒院的食堂準備好了午飯,讓眾人去吃。

江阮阮等人這才心情沉重地停下了動作,安撫了剩下的小朋友,帶著他們去了食堂。

不知道是不是從他們隔間出去的小傢夥們說了什麼,吃飯時,幾乎整個孤兒院的小傢夥都在小心翼翼地看著江阮阮,其餘的醫生也不掩飾自己的好奇。

察覺到四麵八方投來的視線,江阮阮不由得有些如坐鍼氈。

“阿姨。”有個小傢夥小心翼翼地端著自己的餐盤走到了江阮阮身邊。

聽到小傢夥的小奶音,江阮阮的注意力也從那些目光上轉移開來,笑著看向小傢夥,“怎麼了?”

小傢夥盯著她看了一會兒,小心翼翼地問她,“他們說你的糖很好吃,可以給我一顆嗎?”

聞言,江阮阮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笑著從包裡抓了幾顆糖,塞進了小傢夥兜裡,“給你不同口味的,要是喜歡,阿姨下次再給你們帶點。”

小傢夥有些害羞地眯了眯眼睛,把餐盤裡的雞腿夾給了江阮阮,奶聲奶氣道:“謝謝阿姨,阿姨辛苦了,這是我最愛吃的雞腿,給你吃。”

乍得聽到小傢夥這話,江阮阮猛地一愣,回過神來,心情複雜不已地對小傢夥笑笑,“謝謝寶貝。”

小傢夥害羞地笑笑,轉身走開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最新章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