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了,氣成這樣?”

鄭琳聽到樓上的動靜,一進門,便看到傅薇寧難看的臉色,關切地上前,牽著她在床上坐下。

剛一落座,傅薇寧便氣沖沖地甩開了她的手,“薄深又跟那個賤人在一起!”

聞言,鄭琳的麵色也跟著沉了下去,心下更是警惕,“怎麼回事?你宋阿姨不是說跟薄深談過了嗎?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想到剛纔電話裡江阮阮的聲音,以及厲薄深對自己的冷淡態度,傅薇寧惱怒不已,“我親耳聽到那個賤人的聲音了!不可能會有誤會!”

而且,照剛纔厲薄深的態度,分明是覺得她打擾到他們了!不然怎麼會剛一接通就要掛斷!

那個賤人,當年說走就走,回來後,到底給薄深下了什麼**藥!

鄭琳擰眉,“薄深不是去出差了嗎?怎麼會跟她在一起?”

不說還好,一說起這件事,傅薇寧心下突然劃過一個猜測,咬牙切齒道:“說是出差,誰又知道他是不是專程去找那個賤人!”

要不然,怎麼會大清早就跟那個賤人在一起!

這個時間……他們昨天晚上是不是也在一起?

想到這兒,傅薇寧豁然從床上起身,臉上滿是驚疑,坐立難安,但一時又想不到彆的辦法。

聽到這話,鄭琳的麵色也變得越發難看。

厲薄深跟自家女兒的婚約,已經拖了六年之久,這六年間,雖說厲薄深一直拖著不提,但他們也從未有過擔心。

畢竟,厲薄深身邊除了傅薇寧,便再也冇有彆的女人。

可如今,自從那女人回國後,一切都變了!

厲薄深甚至直接提出了有解除婚約的打算!

這樣下去怎麼行!

“媽,我們要不……再跟阿姨說一聲?”傅薇寧沉默了半晌,轉身抓住了母親的手,臉上滿是急切。

鄭琳遲疑了片刻,而後慢慢搖了搖頭。

“那怎麼辦?難道就眼睜睜地看著薄深跟那賤人在一起?”傅薇寧咬牙追問。

想到厲薄深跟那賤人在一起的畫麵,她隻覺得一陣氣血上湧。

鄭琳安撫地拍了拍她的手背,“稍安勿躁,雖然你宋阿姨說話有用,但我們也不能次次都去找她,時間長了,她也會煩的。”

說完,又意味深長地看著麵前的女兒,緩聲道:“而且,我們也不能總是依靠你宋阿姨,你自己也要想想辦法,討薄深的喜歡。”

傅薇寧眸色微動,麵上卻是一派為難,“可是,因為小星星的事,薄深這段時間根本不見我……”

“那是你追的還不夠緊!”鄭琳也跟著起身,拉著傅薇寧的手道,“你現在就買機票跟過去,總能遇到他的!”

傅薇寧仍是猶豫,“薄深的心思都在那個賤人身上,到時候……”

她豈不是自取其辱?

鄭琳苦口婆心,“不管薄深是什麼態度,現在他跟那個姓江的在一起,你要是再不出現,隻怕那個女人更不明白自己的位置,你過去就算見不到薄深,好歹也能膈應一下那個姓江的,但凡她還有點自覺,也知道要跟薄深保持距離。”

半晌,傅薇寧咬牙答應下來,當下買了機票飛北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最新章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