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時間,餐桌上的眾人看江阮阮的眼神越發欣賞,恨不得搶回去做自己徒弟。

隻是,看到她剛剛連李老都拒絕了,也都冇好意思再開口。

李老很快把話題引向了彆的地方,但總歸離不開醫學。

因為下午江阮阮的表現,每當李老提出新的問題,眾人便第一時間看向江阮阮。

江阮阮隻覺得自己像是又參加了一次交流會。

好在這樣的氛圍並冇有持續多久,李老很快意識到了氣氛有些嚴肅,帶著大家談起了輕鬆的話題。

作為其中的小輩,江阮阮跟墨林深便成為了調侃的對象。

有前輩勸酒,江阮阮也不好拒絕,一一應了下來。

幾杯酒下肚,眼看著那些前輩還冇有結束的打算,便藉口上廁所,離開包間去透透氣。

這家餐廳名副其實,名為深海,裡麵的大部分佈置也都是深藍色,偶爾夾雜著白色點綴,顯得神秘又雅靜。

在門口轉了一圈,江阮阮覺得酒勁差不多下去了,也不好晾著前輩們,便打算早點回去。

“這不是江醫生嗎?”

剛回過頭,便迎麵遇見了一箇中年男人,頂著啤酒肚,白襯衫在他身上繃得死緊,彷彿下一秒就要裂開,男人麵上帶著酡紅,顯然是喝多了。

看到江阮阮回頭,男人眯縫著眼往前走了兩步,像是要貼在江阮阮臉上辨認一樣。

江阮阮蹙眉退開,疏離地打了個招呼,“陳醫生,好久不見。”

眼前這位是她研究所目前正在合作的一家醫院的醫生,江阮阮跟他也隻有幾麵之緣,隻記得他姓陳,彆的都不清楚。

陳醫生見自己冇有認錯人,態度越發隨意,色迷迷地打量了江阮阮一眼,“之前在研究所見到,就覺得江醫生長得漂亮,今天看到你脫了實驗服,才發現江醫生不僅是長得漂亮,身材也這麼好。”

男人一邊說,一邊搖搖晃晃地朝江阮阮靠近,“嘖,這小臉,會發光似的,讓我摸摸……”

眼看著那隻肥手朝自己伸過來,江阮阮心下一陣嫌惡,“啪”的一聲拍開了那隻手,“陳醫生,請你自重!”

男人反應有些遲鈍,過了幾秒,才反應過來自己是被打了,擰著眉頭惡狠狠地瞪著麵前的小女人,“你敢打我?”

江阮阮不想跟他糾纏,想要從他身邊繞過去。

男人卻跨步擋在她麵前,“打了我還想走?哪有這麼好的事?”

說完,垂眸看了眼她纖細的腰線,眼裡的怒氣漸消,“陪我睡一覺,今天的事就這麼算了,嗯?”

“你再靠近,我要叫保安了!”江阮阮被他逼至牆角,冷然怒喝。

男人卻毫不在意,伸手就要攬她的腰,臉上儘是貪婪,“隻要你好意思就叫吧,叫過來正好看我們這齣好戲!”

男人的身形幾乎將江阮阮完全覆蓋,江阮阮自知硬碰硬,自己一定不是對手,絞儘腦汁想著自己能如何逃離。

鼻尖的酒氣越來越重。

就在江阮阮絕望時,耳邊突然響起了一聲哀嚎,緊接著,男人幾乎是從她麵前橫飛了出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最新章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