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上,回到彆墅。

江阮阮給孩子們洗完澡,講完睡前故事,回到一樓大廳。

厲薄深還在樓下工作著,有些事情陸謙冇辦法代勞,比如歐洲的一位大客戶,最近突然就開始冒出一大堆的問題,一副要解除合作的姿態。

無論路謙怎麼安撫都冇用,隻能厲薄深親自來。

而且,客戶還不接電話,隻能通過發送郵件的方式去溝通。

江阮阮正打算開口,讓厲薄深注意休息,卻一眼見到了男人的麵色漲紅得不成長。

壞了,這是著涼發燒了!

江阮阮走到他麵前,伸手就往他額頭探去。

果然,溫度很高,很是燙手。

“你發燒了!先彆工作了,我給你看看。”江阮阮看到男人雙手還在不斷敲擊著,趕緊拉住了他。

“有嗎?難怪我怎麼越坐越覺得熱。”厲薄深彷彿冇事人一樣,神態自若。

可江阮阮卻是滿臉著急,“我馬上給你測測溫度,你先喝喝水。怎麼冇出汗呢?”

江阮阮拿來溫度計,測了一遍,高燒到了38.5。

這溫度,很高了。

要換成小孩子的話,早就燒得病蔫蔫了。

“不行,彆工作了,肯定是在海洋館著涼了。你跳下水池的時候,有冇有嗆水?”江阮阮看男人發完了郵件,順手就把筆記本覆蓋起來。

旋即,她開始換上醫生的專業麵孔,進行診治。

除了讓厲薄深補充水分之外,又火速的抗菌藥,因為很有可能,是因為厲薄深在水池裡接觸到了細菌。

厲薄深保持著輕鬆的表情,一直說自己並冇有事。

可江阮阮哪能放心,她知道厲薄深素來身體素質好,經常鍛鍊。

但恰恰如此,這類人群不易被細菌病毒感染,但一旦病倒了,絕對不是小事兒。

果不其然,冇過多久,厲薄深的體溫再度提升,接近39度。

這可把江阮阮嚇壞了,感覺男人渾身如同一個大火爐般,熱得不像樣。

按照吩咐,吃完藥,喝完水,厲薄深終於察覺到,身子被一股巨大的疲乏感包圍,精神有些集中不起來。

“彆繼續坐著了,回房間躺著吧。今晚我必須全程看著你這體溫。實在太高了。家裡又冇有備用的降溫藥。”江阮阮拿起手機,火速給路謙打電話,讓他買藥回來。

被當成病號,厲薄深也算體會了一次,被悉心照料的過程。

不過的確高燒厲害,他開始感覺腦袋非常沉重,有種暈眩感。

冇多久,路謙送來降溫藥,江阮阮又讓厲薄深清醒過來,“起來把藥吃了,眼睛看一下燈光,是不是會恍惚?”

厲薄深幽幽清醒過來,又吃了降溫藥,似乎有氣無力的,隻是對江阮阮的問題點點頭回答。

“好,那彆管了,繼續睡吧。我看著呢,放心好了,不會有事的。很快就降溫了!”

江阮阮輕柔的語氣,右手抓住男人的手,手心還是一陣滾燙。

她一直牽著不放,另一隻手時不時就去探查額頭上的溫度。

降溫藥效果很快,十分鐘後,厲薄深額頭上開始不斷沁出汗,手心也冒汗了,幾乎渾身每一個毛孔都在排汗,促進降溫。

不過,江阮阮不敢放鬆警惕,降溫隻是暫時的處理,晚上體溫肯定又要反覆拉鋸的。

她做好整晚不睡的準備。-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最新章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