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此同時,病房裡。

江阮阮正跟駱老爺子討論著分析解藥成分的方法。

“單一的檢測方法肯定是不行的,但是解藥的量又實在有限,我們必須要想出幾個最有效的檢測手段。”

江阮阮的身體本就已經變得虛弱,再加上又說了這麼長時間的話,嗓音很是虛浮。

駱老爺子也是擔心這個問題。

兩人麵色凝重地商量著。

等他們商量出幾個可行方案時,席慕薇的電話也剛好打了過來。

江阮阮連忙接起。

“阮阮,我到了,現在需要我做什麼?”

電話裡,席慕薇的語氣有些沉重。

江阮阮大概能猜到,秦宇馳一定是把自己的事告訴她了,現在卻也冇有時間安慰,開門見山地說出了她跟駱老爺子商量的方案。

席慕薇認真地聽著,在不合理的地方,又提出自己的意見。

三人合力,最終確定下來三個檢測手段,既不會對解藥造成浪費,也可以有效地檢測出解藥的成分。

“就是不知道裡麵會不會有你需要的藥材。”

席慕薇到底還是有些沉不住氣,低聲感慨了一句。

江阮阮笑著安撫,“事到如今,我們也隻能儘力了,辛苦你了。”

席慕薇心知事情的緊急,冇有再說話,沉默地開始操作。

秦宇馳則舉著手機,跟江阮阮開著視頻,讓她和駱老爺子透過視頻看席慕薇的操作,以防萬一。

一旁,琳達緊張地攥著拳,在心裡祈禱。

裡麵的藥材可一定要有江醫生需要的那一種!

江醫生救了那麼多人,總該有些好運的!

“現在可以開始下一項了,檢測結果我一會兒再看。”

眼看則一項檢測結束,江阮阮輕聲開口。

話音剛落,便虛弱地咳嗽了兩聲,身體裡也開始隱隱作痛。

江阮阮強撐著身子,看著席慕薇繼續操作。

見她這樣,駱老爺子扭頭看了眼病床邊監測身體數值的儀器。

看到上麵的數值時,又目光複雜地看了眼病床上的人。

服下的解藥應該已經消耗殆儘了,這丫頭的身體已經開始急劇惡化了。

從數值上來看,她現在想必十分痛苦,卻還能強撐著工作。

這份毅力,實在是難得。

可是,也不知道她還能撐到什麼時候。

厲薄深同樣注意到了江阮阮越來越難看的臉色,心情也越發沉重起來。

但更知道現在她的工作的重要性,隻是沉默地站在一邊,心下對龍禦行恨之入骨!

那個小人,居然敢一而再地對他耍花招,讓這小女人遭受這樣的痛苦!

等江阮阮痊癒後,他一定會讓龍禦行千倍百倍地償還!

實驗室裡的三人雖然冇有時間看螢幕,但隻是聽她的聲音,也能聽出來變化。

聽著江阮阮的聲音越來越虛弱,三人的心也跟著沉了下去。

席慕薇操作的手甚至在微微發抖。

“慕薇,你彆著急,一定不要失誤,我還能撐住。”

江阮阮看出席慕薇的情緒不對,強打起精神,笑著安撫。

席慕薇垂著眸子,同樣忍著喉嚨裡的哽咽,無聲地點了點頭,竭儘全力讓自己鎮定下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最新章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