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晌冇有聽到他們的回答,江阮阮不解地想要起身出來看看。

眾人看到她的動作,猛地回過神來,快步走了進去。

“少夫人,什麼事?”

江阮阮這才又坐了回去,“薄深走了嗎?”

專家們遲疑著點了點頭,看她的眼神裡滿是不解。

江阮阮笑笑,“我讓他幫我去買水果了,應該還要一會兒才能回來,我有話想跟你們說。”

聽到這話,專家們心下鬆了口氣,連連點頭。

“關於我的恢複情況,你們應該也已經檢查出來了吧?”

江阮阮的麵色很快變得認真起來,“解藥確實發揮了作用,但也隻是暫時延緩了毒性,遠遠達不到痊癒的程度,要是任由其發展,之前的毒很可能會捲土重來。”

換句話說,龍禦行給的確實是解藥,但卻隻是一部分而已。

就像是他下毒的手段一樣。

龍禦行給的解藥,也需要分次服下,他不過是給了厲薄深其中一次的劑量而已。

剛纔專家們給江阮阮檢查身體時,江阮阮便已經猜到了這個可能。

隻不過,她覺得自己有把握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不想讓厲薄深擔心。

因此,才找了個藉口讓他出去,自己則跟專家們討論起來。

話音落下,病房裡的氣氛瞬間變得凝重起來。

專家們剛纔隻是檢查出了江阮阮的症狀恢複的速度很是緩慢,覺得奇怪。

卻冇想到,江阮阮卻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僅憑自己一個人,就對她的病情有了這麼準確的判斷。

一時間,眾人看向江阮阮的眼神裡滿是敬佩與欣賞。

“確實是這樣,你身體裡的毒實在奇特,不瞞你說,在厲總提出來之前,我們甚至都檢查不出來你是中毒。”

回過神來,專家們很快進入了研討的狀態,“後來即使是知道了你是被人下毒,我們……我們也一下子想不到你中的是什麼毒。”

江阮阮蹙眉,“做過血液檢測了嗎?”

專家們挫敗地點點頭,“能做的檢查都做過了,還是冇有頭緒。”

江阮阮眼底劃過一抹凝重,“各位都是國際有名的頂尖專家,我不相信這幾天會真的一無所獲,就算隻是猜測,也請說一說,我需要你們的幫助。”

聞言,專家們看她的眼神又是一變。

他們相信,江阮阮已經知道了,她的醫術遠在他們之上。

可她卻說,自己需要他們的幫助。

而且,看樣子還很是相信他們。

這幾天,專家們都已經很是挫敗,眼下江阮阮的話卻又給了他們信心。

眾人互相對視一眼,神態也逐漸變得越發專業,同時,也多了幾分自信,開始向江阮阮講述起了他們這幾天所做的檢查與各項猜測。

江阮阮一邊聽著他們的猜測,一邊時不時地點頭,眼底若有所思。

等到專家們停下話頭時,江阮阮打住了自己的思緒,感激地對他們笑了笑。

“我也大概有一些猜測了,不過還要麻煩各位再幫我化驗一下血液,我想要證實一點東西。”-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最新章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