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薄深走到他麵前,沉聲追問,“那你以前做的那些事,你現在知錯了嗎?”

聽到這話,顧雲川苦澀地揚了下唇角,“知不知錯又有什麼用?想到我因為自己的自私,差點害死江醫生,我就永遠也原諒不了自己。”

他抬眸看向厲薄深,言語間滿是自嘲與自我厭棄。

“人真的是永遠也不懂知足的生物,最開始,我隻是想要跟江醫生一起工作就覺得滿足,可後來,我又想要站在離她最近的位置,成為了她的副手,我又希望自己能夠像你們一樣,讓她能夠多看我一眼,貪婪日複一日地疊加起來,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了。”

厲薄深看他的目光裡還帶著審視,在分辨他這番話的真偽。

顧雲川歎了口氣,“現在想起來,我兩次犯錯,無論是最開始的放火,還是後來在實驗中做手腳,稍有不慎,都有可能會釀成大禍。不僅是江醫生,研究所的很多研究員,都會死在我手上,我落得今天的下場,也是罪有應得。”

在他被抓的那天,向江阮阮宣泄過自己的感情,坐進警車的那一刻,他就已經明白了過來。

但那時候再後悔也已經晚了。

因此,在定罪後,顧雲川從未想過要上訴。

他隻想好好的服刑,才能把心裡的負罪感減輕一二。

“出獄以後,你打算做什麼?”厲薄深突然發問。

顧雲川愣了一下,似乎是從來冇有想過這個問題。

聽到厲薄深問,才垂眸沉吟了幾秒,給出答案,“可能去做一個遊醫吧,我這樣子,應該也不會有研究所和醫院肯收我了,做個遊醫,要是有人肯相信我,我就給他們免費診治,彌補一下我造的孽。”

厲薄深觀察了他許久,已經足夠確認,他說的每一句話都不是作假。

他又追問,“那阮阮呢?你還欠她一句道歉。”

提起江阮阮,顧雲川眼底又是一陣自責,“我會道歉的,她依舊是我心目裡最優秀的醫生。”

話音落下,他隻看到厲薄深意味不明地點了點頭。

顧雲川不解地擰眉,“你不相信我?”

厲薄深沉聲回答:“我相信你,所以,想要替阮阮向你發出邀請,請你出院後,繼續回到研究所工作。”

聽到這話,顧雲川眼底滿是愕然,“你……你說什麼?”

他做了那麼過分的事,厲薄深居然還讓他回到江阮阮身邊工作?

他冇有聽錯吧?

還是厲薄深鬼迷心竅了?

厲薄深波瀾不驚地重複,“我希望你出獄後可以回到研究所工作。”

說完,他不緊不慢地解釋,“如你所說,你是阮阮合作時間最長的搭檔,你之前確實做過錯事,但也都及時進行了挽救,現在我也可以確認,你是真心悔過,所以,出獄後,你可以再回到阮阮身邊。”

顧雲川還冇有回過神來。

厲薄深卻話鋒一轉,麵色變得冷厲。

“不過,你也要接受我的監督,如果你再起歹心,我保證,你的下場會比現在慘一萬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最新章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