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叮囑了朝朝跟暮暮要照顧好小星星,厲薄深才掛斷了電話。

耳邊一下子清靜下來。

整個病房都一片冷清。

厲薄深垂眸看著病床上的人。

剛纔暮暮的話,讓他想起了那天晚上,一家五口在餐廳用餐的溫馨場麵。

跟眼下的情形對比起來,心下的落差更是讓他難捱。

“阮阮,你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能醒來?”

厲薄深的指腹在江阮阮臉上摩挲,靠著江阮阮身上熟悉的氣味,壓抑著心底的暴怒。

龍禦行!

他到底對這小女人做了什麼!

要是江阮阮真的出了什麼事,他要讓整個龍家跟著陪葬!

整整一晚,厲薄深都不眠不休地在病床前守著。

眼下眼底泛著血絲,臉上儘是隱忍的怒火,整個人像是從地獄裡爬出來的修羅。

一直等到了臨近中午,厲薄深無法再等下去了,在江阮阮唇上落下一吻,起身大步出了病房。

高級病房的外間,幾名專家跟研究員們正激烈地討論著。

“有結果了嗎?”

厲薄深氣勢凜然地掃了他們一眼。

眾人冇想到他會突然出來,嚇了一跳,安靜了好一會兒,才膽戰心驚地搖了搖頭。

才幾個小時不見,厲總比剛纔看上去更嚇人了!

他們實在是有些扛不住了……

“要你們有什麼用!”厲薄深冷斥一聲,周身散發著一陣瘮人的煞氣。

眾人又是一陣心驚。

還冇等他們反應過來,隻看到厲薄深突然大步往外走去。

“厲……厲總,您要去哪?”

院長從外麵進來,正看到麵色冷然的厲薄深,顫顫巍巍地問他。

厲薄深腳步微頓,冷聲吩咐,“我出去一趟,你們照顧好她,要是她出了什麼事,我唯你是問!”

話音落下,便頭也不回地離開。

他實在等不下去了!

必須要親自去問龍禦行!他到底做了什麼!

從醫院出來,厲薄深直接驅車去了龍家。

“厲總?”

龍家的管家以為是龍禦行回來了,迅速迎了出來。

可看到車上下來的人時,卻一下子傻眼了。

龍家跟厲家一向冇有交集,厲薄深這尊大佛怎麼會突然過來?

“龍禦行呢?”

厲薄深麵無表情地問他。

管家心下一緊,意識到這位來者不善,連忙道:“少爺不在,您稍等,我進去通報一聲。”

說著,便想要轉身回去詢問老爺子的意思。

厲薄深卻根本不理會他的話,徑直往裡麵走去。

“厲總!您不能這樣!”

管家緊張地跟在他身後,卻又不敢伸手去攔,隻能一再地出聲製止。

厲薄深充耳不聞,腦子裡隻有江阮阮躺在病床上的樣子。

今天他必須得讓龍禦行給個交代!

“厲總!厲總……”

後花園裡,龍老爺子正在澆著花,突然聽到了管家慌張的聲音,疑惑地停下了動作。

厲總?是說厲薄深?

那小子怎麼來了?

龍家跟厲家向來冇有交集,要說有一點,也不過就是兩次生意上的摩擦,最後也都是厲家取勝。

有什麼能讓厲薄深找上門來的理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最新章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