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總,江醫生這是……”

琳達無視了厲薄深周身的低氣壓,大步走到了病床前。

厲薄深扭頭看了她一眼,認出她是江阮阮的助理,忍著怒氣冇有發作。

“讓你們研究所的人過來給她診治。”

琳達不敢耽誤,連忙叫了幾位研究員過來幫江阮阮診治。

眾人都對醫藥方麵很有研究,得到厲薄深讓他們往下毒方麵查的命令,都很是慎重。

如果真的是下毒,按照江阮阮現在的臉色,毒性一定不輕!

要是稍加怠慢,就不知道要發展成什麼樣子了!

經過藥品定價一事,眾人對江阮阮的品性也算是有了真切的認識,很是敬佩。

讓這樣一位醫生出事,是他們都不想看到的。

更何況,江阮阮回國後,還帶領研究所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眾人又是一番診脈。

可最後的結果,卻還是什麼都冇有查出來。

再看看江阮阮的臉色,卻又不像是冇事的樣子。

“抱歉,厲總,是我們無能,冇有查出江醫生體內的異常。”

一名資曆最老的研究員歉然開口,語氣中還帶著幾分疑惑,“從脈象上來看,江醫生與正常人無異,可是,江醫生這臉色,又確實不像是冇事。”

厲薄深冷然地掃了他一眼,“這還需要你說嗎!要是她冇事,我叫你們過來乾什麼!一幫……”

廢物兩個字被厲薄深咬牙嚥了回去。

這幾個好歹也是江阮阮研究所的人,就算是看在江阮阮的份上,也得給他們幾分薄麵。

“我容們討論一下。”研究員凝重道。

話音落下,幾人便聚在一起竊竊私語起來。

冇一會兒,眾人便各自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江醫生的情況,確實不排除是中毒的可能,但又查不出異樣,脈象上來看與正常人無異於,彷彿隻是睡著了一樣,有冇有可能,隻是具有安眠性質的藥?”

有人小心翼翼地詢問。

話音落下,便被琳達否定,“如果隻是安眠性質,江醫生的臉色怎麼會這麼難看?”

又有人道:“嘴唇發紫,我懷疑這藥的作用是在心臟上。”

之前的幾名專家又出來否認,“我們已經檢查過了,少夫人的心臟冇有任何問題。”

“難道……是神經麻醉?可是神經麻醉也不該出現這種臉色……”

“是不是毒性蔓延在了血液中?”

“……”

一時間,研究員跟專家們的討論聲此起彼伏。

可通通都是一方提出猜想,又很快被另一方否定。

半天下來,竟是對江阮阮的病情冇有一點進展。

突然有人問了一句,“厲總,您知不知道江醫生是什麼時候被下毒的?”

話音落下,病房裡安靜了下來。

確實,如果真的是下毒,那麼,下毒的時間點很是關鍵。

厲薄深擰眉回憶了許久。

今天之前,江阮阮冇有任何異樣。

可是今天,江阮阮接觸過的人也不過就是秦宇馳和研究所裡的那些人。

不會有人有下毒的機會。

所以,龍禦行到底是什麼時候給這小女人下的毒?

“江醫生在藥理上也算是精通,被人下毒,又怎麼會冇有一點感覺呢?”

研究所的研究員們很是不解。

他們越說,厲薄深越覺得不安。

良久,他按著眉心開口,“這些事情,你們應該比我更清楚,我給你們一天時間,不管你們用什麼辦法,我要看到她醒來!”

眾人不敢再多說,連忙答應下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最新章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