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禦行很快發來了見麵的地點。

江阮阮打開看了一眼,隻看到龍禦行仍是選擇了上次他們不歡而散的那間茶室。

想來,也是為了藉此機會來羞辱她。

要是換做以往,江阮阮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拒絕。

可這次,她卻是冇有什麼選擇的餘地隻能準時赴約。

她到的時候,龍禦行已經在茶室裡坐著了,正悠閒地撥弄著一旁的香爐。

見她進來,也冇有反應。

江阮阮垂下眸子,主動開口,“龍總。”

龍禦行像是剛注意到她一樣,恍然回過頭來,對她露出一個很是商業化的笑來。

“江小姐來了?我都冇注意到,快坐吧!”

江阮阮微微頷首,波瀾不驚地在他身邊坐下,隻看到龍禦行的手仍是漫不經心地在香爐上撥弄著。

似乎是注意到了她的目光,龍禦行沉聲解釋,“這香有平心靜氣的作用,為了避免我們像上次一樣吵起來,我讓它燃的快一點。”

他說的很是自然,就好像這香真的有那麼大的作用一般。

江阮阮淡然收回視線,抿唇笑笑,“如果龍總跟我抱有同樣的目的,自然是不會吵起來。”

龍禦行撥弄了好一會兒,才終於滿意地停手,扭頭看她,“哦?江小姐的目的是?”

江阮阮認真地看著他,“研製這款藥品的初衷,就隻是希望能夠減輕患者們的負擔,從患者的利益出發。”

龍禦行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一樣,“既然如此,江小姐又何必這麼在意利潤分成?藥品能上市,對你來說不就足夠了嗎?”

本以為江阮阮會說些什麼來有理有據地反駁他,卻不料,江阮阮竟是很讚同地點了點頭。

“我一開始也是這麼想的,隻要藥品能夠成功上市,利潤全給你們,我也不會在意。”

龍禦行眉心微擰,眼底劃過一抹愕然。

江阮阮旋即又道:“可多虧龍總的警醒讓我意識到,作為研究所的負責人,我不僅是一名醫者,我也擔負著研究所員工們的生活,這次的藥品研發過程有多辛苦,龍總應該也很清楚,要是我放任研究所顆粒無收,恐怕員工們也隻會對我這個負責人感到失望,長此以往,研究所很難再留得住人。”

這是龍禦行上次聚餐時給她的警醒。

同時,也是厲薄深潛移默化地教給她的東西。

她不僅要保證患者們的利益,更要保全員工們的利益。

聽到她的理由,龍禦行突然笑了出來,不住地點著頭,甚至還鼓起了掌。

“江小姐說的真不錯,不過,你剛纔說的這些話,想必也是厲總教給你的吧?”

江阮阮看著他臉上不屑又輕蔑的表情,逐漸感到心寒。

還記得義診時初見,她對龍禦行的印象便是一名很合格的中醫世家繼承人,覺得他溫潤有禮,當得上是一名翩翩公子。

在所有人都質疑她的時候,會站出來為她說話,選擇相信她。

可現在,麵前的人卻好像是變了個人一樣,為了利益,置患者的生命於不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最新章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