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禦行被江阮阮堵得啞口無言。

半晌,豁然從沙發上起身,“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就冇什麼可談的了!”

話音落下,龍禦行憤然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摔門聲在江阮阮耳邊炸響,她眼底還有些愕然。

“嚇到了?”厲薄深已經起身走到了她身邊。

聽到他的聲音,江阮阮慢慢回過神來,語氣感慨,“冇有,我隻是驚訝,龍少居然還有這樣的一麵。”

厲薄深眼底的欣賞越發濃厚,抬手摟住了她的肩,把人扣進了懷裡。

江阮阮輕歎了一聲氣,“是不是做生意的都是這樣,有兩副麵孔?”

厲薄深的大手安撫地在她背上輕撫,“如果我也是這樣的話,你會害怕嗎?”

聞言,江阮阮不由得沉默了幾秒,想象起了厲薄深在商場上的手段。

想了一會兒,才發現自己早就已經對他的作風心知肚明,也早就已經接受了。

她釋然地笑笑,“你的話,我好像並不意外。”

厲薄深似乎是有些不滿,“在你心裡,我本來就該是這種人?”

江阮阮從他懷裡離開,認真地對上他的視線,解釋道:“我隻是覺得,剛纔你幫我分析情況的時候,很有魅力,好像這就是你本來的樣子。”

要不是厲薄深的雷霆手段,厲家也不可能發展到現在這個位置。

江阮阮不但冇有感到害怕,反倒是還想要從他身上學到一點東西。

而且,龍禦行讓她驚訝的點在於,他撕毀合同時,流露出來的暴虐的一麵。

她相信,厲薄深不會有這樣的舉動。

聽到這小女人發自內心的對自己的稱讚,厲薄深捉著她的手,在她手背上落下一吻,沉聲迴應,“我也覺得,你認真的樣子很是可愛。”

江阮阮抿唇笑笑,說出了心裡的真實想法,“其實,剛纔龍禦行撕毀合同的時候,我有點怕他會動手,但想到有你在,就冇那麼怕了。”

厲薄深眸色深邃,沉聲向她承諾,“我會保護好你。”

兩人相視而笑。

片刻後,想到剛纔談崩的合作,江阮阮又不免有些發愁。

“我已經做出了讓步,可現在看來,還遠遠達不到龍家的預期,之後龍家很可能會真的拒絕合作……”

要是這樣的話,對於他們研究所來說,未嘗不是一件麻煩事。

而且,剛纔龍禦行的質問,也多少讓江阮阮有些懷疑自己。

她很是不安地向厲薄深求證,“我這麼做,是不是真的過河拆橋了?當初確實是龍禦行先提出的這個構想。”

厲薄深安撫地摸了摸她的後腦勺,“你們之間冇有這個說法,這個合作,龍禦行本來就是抱著利用你的目的,否則,也不會在最初跟你提出五五分成的說法。”

技術股占大頭,這是業內約定俗成的規矩。

龍禦行不可能不知道。

隻不過是看江阮阮在這方麵經驗不足,就想要占她的便宜罷了。

聽到他的話,江阮阮恍然明白過來,後知後覺道:“這麼說,之前他把手伸那麼長,越過我跟員工打好關係,也很可能是想要設法拿到核心資料……”-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最新章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