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阮阮的心情剛剛平複下來,便聽到了這麼一句,麵上還冇有退下去的紅暈再次蔓延到了耳根。

“時間不早了,我想洗澡換衣服了,你快出去吧!”

她紅著臉從厲薄深懷裡掙脫出來,故作惱怒地看著麵前的人。

厲薄深眉心微擰,語氣有些無奈,“這是我的房間。”

江阮阮臉上的表情一下子僵住,扭頭四下打量了一眼。

果然,冇有看到自己放在床邊的行李箱,這不是她的房間。

正想要質問厲薄深為什麼要帶她到他的房間,厲薄深的解釋卻率先響起。

“昨天晚上你喝的太多了,我冇有你房間的房卡,隻能先帶你過來了。”

這個理由讓江阮阮無法反駁。

她蹙眉在房間裡看了一圈,自己昨天穿的衣服被厲薄深整齊地疊起來放在床腳,上麵瀰漫著酒味,自然是不能再穿了。

可她身上又隻有一件酒店的睡袍,胸前和脖子上的痕跡一覽無餘。

江阮阮覺得自己是冇有勇氣穿著這件睡袍走出去的。

一時間,江阮阮臉上滿是無措。

厲薄深已經從床上下去了,沉聲道:“我先洗個澡,你再睡會兒,然後我過去給你拿衣服。”

江阮阮遲疑了幾秒,也想不到彆的辦法,隻能先答應下來。

男人抬腳往浴室走去,背部的肌肉隨著步伐起伏,連帶著那幾道刺眼的抓痕一道映入了江阮阮的眼簾。

江阮阮呼吸一窒,紅著臉把自己埋進了被子裡。

隻聽到浴室裡傳來淅淅瀝瀝的水聲。

過了不知道多久,水聲停了下來。

江阮阮的身體也無意識地緊繃起來,有些不知道要怎麼麵對厲薄深。

“我去給你拿衣服。”

好在厲薄深也冇有再為難她,隻沉聲說了一句,便開門出去了。

江阮阮這才從被子裡探出頭來,在心下暗暗鬆了口氣。

趁著厲薄深不在房間,江阮阮動作迅速地從床上下來,快步走進了浴室。

令她意想不到的,是浴室裡竟瀰漫著一股涼意。

顯然,男人給自己洗了個涼水澡。

意識到這一點,江阮阮眼底劃過一抹複雜的神色,心下關於昨天晚上的介懷也煙消雲散。

洗澡時,江阮阮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昨天晚上結束後,男人似乎是幫她清理過了。

難怪,她今天早上醒來,除了腰間的痠痛,冇有彆的異樣……

想到厲薄深幫自己清洗,江阮阮整個人都慢慢地變紅了。

如果隻是上床,她都未必會這麼害羞。

畢竟,六年前,他們就已經做過了,而且還是她主動的。

可厲薄深居然幫她清洗了身子……

門口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江阮阮猛地收起思緒,接了點水,拍了拍臉,讓自己冷靜下來。

“衣服我給你放門口了,你一會兒自己拿,我到門口等你。”

厲薄深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或許是因為意識到了他給自己清洗過身子,江阮阮對厲薄深的聲音都變得敏感起來,愣了幾秒,才心虛地應了一聲,“謝謝,麻煩了。”

門外冇有動靜,透過磨砂玻璃,能隱約看到厲薄深似乎是把衣服放在了椅子上,然後轉身離開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最新章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