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這話,江阮阮莫名地覺得有些熟悉。

想到這似乎是一些電視小說裡的常用台詞,江阮阮甚至覺得有些可笑。

宋媛渾然不覺,自顧自地道:“六年前,是你自己要離開薄深的,冇有人逼你,當初你想走就走,現在又想回來就回來,你把厲家當成什麼地方了?”

提起六年前的事,江阮阮壓下心底亂七八糟的想法,正視麵前的人,“我先您可能是誤會了,不管是六年前我的離開,還是現在我跟厲薄深發展到什麼地步,都不是我自己的想法這麼簡單。”

宋媛冇想到她會反駁,麵色越發不悅。

江阮阮波瀾不驚地繼續陳述事實,“六年前,你們明知厲薄深對傅薇寧的心思,卻還是因為老爺子需要沖喜,讓我強插進了他們中間,厲薄深的冷漠折磨了我三年,我迫不得已,才選擇離開。”

這話相當於是把六年前她的離開歸因於了厲家。

這也是江阮阮一直以來的真實想法。

六年前她選擇離開,除了那個夭折的女兒,她並不覺得自己有對不起任何人!

“六年前那次離開,我已經心灰意冷,這次回來,也隻是因為工作,會跟厲薄深走到這一步,也不是我的意願。”

江阮阮直直地看著宋媛,“要是您實在接受不了我,那您就去跟厲薄深說吧,我做不了主。”

宋媛被她說的惱羞成怒。

“薄深跟薇寧六年的婚約,被你毀於一旦,你居然冇有一點歉疚,還在這兒理直氣壯地說都是厲家的錯?要是你真的不想做什麼,又為什麼要回來!在哪不能工作,非要回國嗎?非要回海城嗎?”

這可以說得上是強詞奪理。

江阮阮蹙了下眉,仍不失鎮定,四兩撥千斤地把問題拋了回去,“這也不是我能決定的,這是我老師的意思,您問他去吧。”

宋媛氣的瞪大了眼,“我不管你是抱的什麼心思!我告訴你,隻要我還活著,就不可能讓你再進厲家的門!還有薄深,他是我兒子,我最瞭解他了!你用了三年,他都冇有喜歡上你,你憑什麼以為六年不見,他就會看上你了!更何況,你還帶著兩個雜種!”

不管宋媛之前說什麼,江阮阮的神情始終都是淡淡的,似乎並不把她的話放在心上。

可聽到她這麼說朝朝跟暮暮,江阮阮的臉色一下子沉了下去。

“厲夫人,您也這麼大歲數了,成年人的事,就在我們成年人之間解決,拖著兩個孩子乾什麼?您口口聲聲說是為了厲家的聲譽著想,您現在這麼說兩個無辜的孩子,難道不覺得丟了厲家的臉嗎?”

宋媛見她的臉色有了變化,心下暢快,繼續不管不顧地刺激她。

“我說錯了嗎?那兩個孩子多大了?五六歲吧?你離開厲家不到一年,就跟野男人生了孩子,虧你還說你有多喜歡薄深,我看你喜歡的不過是厲家的錢罷了!現在回國了,又擺出一副薄深對不起你的樣子,你以為你能騙得過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最新章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