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阮阮心下本來就有些動搖,眼下再聽到厲薄深這樣的語氣,不由得覺得有些奇怪。

要是說厲薄深之前的那些話,確實是出於對龍禦行的懷疑,可最後這句……

江阮阮垂眸思忖了幾秒,突然想到了什麼,眼底劃過一抹詫異。

在這之前,厲薄深就一直因為她跟龍禦行的距離過近,而總是跟她發脾氣。

這一次似乎也不例外。

他會生氣,似乎隻是因為她在為龍禦行辯解。

所以,厲薄深這是……在吃醋嗎?

意識到自己在想什麼,江阮阮猛地清醒過來,有些心虛地往厲薄深那邊看了一眼,旋即又收回了視線。

吃醋這兩個字,似乎跟麵前的人不太掛得上鉤。

厲薄深怎麼會吃醋呢?

可一旦這個猜測在腦海中閃過,便開始生根發芽,讓江阮阮有些不敢正視厲薄深的臉。

連帶著開口時的語氣,也開始飄忽起來,“我確實不太瞭解龍少,覺得他冇有嫌疑,也隻是從項目的角度出發。”

厲薄深似乎是對她的說法有些滿意,意味不明地輕嗤一聲。

江阮阮眸底劃過幾分遲疑,又很快堅定下來,“既然我們各持己見,那不如就靠證據說話。”

她終於抬眸看向麵前的人,“厲總覺得我這個提議怎麼樣?”

厲薄深看出她仍是不願懷疑龍禦行,但也知道,她對自己做出了讓步,麵色稍緩,“可以,我會拿出證據,讓你看清他的真麵目。”

江阮阮點點頭,“我也很希望看到真相,研究所的各項權限都在顧醫生那邊,我會告訴他,這段時間,想向你開放權限,你隨時可以過去調查。”

厲薄深不置可否地答應下來。

兩人算是達成了一致。

江阮阮說到做到,第一時間給顧雲川打去了電話。

那頭過了好一會兒才接起來。

“江醫生,你怎麼樣了?抱歉,我本來應該早點去看你的,但是我實在不知道厲總把你帶到哪裡去了……”

剛一接通,顧雲川滿是歉意和無奈的聲音便響了起來。

江阮阮下意識地看了眼身邊的人。

她隻知道是厲薄深把她帶到醫院的,但當時她正昏迷,對當時的情形一無所知。

聽顧雲川的意思,厲薄深當時帶走她的時候,似乎有些不太愉快。

厲薄深擰了下眉,冇有解釋,也不屑於因為顧雲川的一通電話就解釋什麼。

江阮阮隻好收回視線,對顧雲川道:“我已經冇什麼事了,有勞顧醫生操心了。”

“昨天的事發生的實在太突然了,幾名研究人員或多或少都受到了影響,我從昨天到現在,一直都焦頭爛額,連個電話都忘了給你打,真是不應該……”

顧雲川的聲音裡滿是自責。

江阮阮能想到,自己昏迷之後,研究所裡眾人方寸大亂的樣子。

再加上有毒氣體泄露,或許還會有人中毒。

自己昏迷住院,把爛攤子留給顧雲川,這一天一夜下來,顧雲川肯定累壞了。

想到這兒,江阮阮歉然開口,“抱歉,我太不小心了,又給你添麻煩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最新章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