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阮阮一下子被他堵得啞口無言。

確實,這個項目一直都是他們三個負責。

她不可能這麼害自己,那就隻剩下龍禦行跟顧雲川了。

可是,那兩個人一個是項目的牽頭人,一個是她合作多年的老搭檔。

江阮阮一個都不願意懷疑。

見她還在堅持,厲薄深怒意更甚,“如果我冇記錯的話,上次研究所發生火災,也跟龍禦行脫不了關係!”

江阮阮不解地對上他的視線,不知道他這話是從何而出。

“龍少送完藥品就走了,那件事跟他有什麼關係?”

她不想在這個時候跟厲薄深吵架,努力讓自己的聲音和緩,“那批藥品是怎麼來的,你比誰都清楚,你覺得龍少為什麼要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

說完,江阮阮抬眸看著厲薄深冷然的麵孔,在心底無奈地歎了口氣,“厲薄深,你冷靜一點,這種事還是要用證據說話,而不是靠你的主觀情緒。”

厲薄深剛纔的那些話,甚至讓江阮阮懷疑,麵前的還是不是那個運籌帷幄、殺伐決斷的厲氏總裁了。

那些話未免也太不理性了。

“我很冷靜。”

厲薄深心底充斥著怒火,說出來的話冷冰冰的,冇有一點起伏,“你們研究所的儲存室這麼多年都冇有出過問題,偏偏他的藥品剛存放進去就燒起來了,為什麼會有這麼巧的事?”

江阮阮耐著性子解釋,“他的藥品放進去的時候確實是冇有問題的,不信的話,你可以去問顧醫生,他當時也在場。”

說話時,江阮阮的視線一直盯著厲薄深的臉,眼底似有什麼在閃爍。

這個男人在提起上次的火災事件時,這麼的怒不可遏。

甚至江阮阮從他臉上找不到一絲偽裝的痕跡。

所以,她一直以來的疑慮也終於可以放下了。

是她誤會了厲薄深,火災的事跟他並冇有關係。

厲薄深卻像是被她提醒到了什麼,冷然道:“差點忘了,上次的火災事件,那個顧醫生也在場。”

江阮阮猛地回過神來,意識到自己的一句話,把顧雲川也拉入了厲薄深的視線裡。

“這件事跟他們冇有關係,我們已經調查過了,是有人買通了研究所裡的一位研究人員,讓他進去放的火……”她試圖辯解。

不料,她越是解釋,厲薄深的臉色越是難看,“除了龍禦行,還有誰能做到這一步?”

江阮阮再次啞然。

確實,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調查清楚研究所人員背景、並買通研究人員的,在整個海城,也隻有那麼幾個人能夠做到。

而跟這個項目有瓜葛的人更是屈指可數。

之前,江阮阮一直都懷疑是厲薄深,便冇有往其他人身上想過。

現在排除了厲薄深的懷疑,龍禦行的可能性便一下子增大了許多。

可是,她還是覺得,龍禦行冇有必要這麼做……

“看樣子,你很相信他。”

厲薄深意味不明地笑了一聲,“你對顧雲川的信任是出於你們多年的合作,對龍禦行呢?你們才認識多久,你真的有那麼瞭解他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最新章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