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中醫呢?”

厲薄深突然發問,“用中醫的辦法,能不能叫醒她?”

幾名專家對視一眼,“這個辦法,我們也考慮過,但我們能想到的效果微乎其微,而且,還需要您跟江小姐敢冒險,比較,毒素已經傾入到了江小姐的腦神經。”

江阮阮的病情已經發展到了這個地步,現在最重要的事,是要先讓她醒來,他們才能繼續下一步的治療。

就算是頂尖的中醫來了,也未必能夠做到這一點。

更何況,江阮阮的腦神經受了毒素影響。

在頭部施針,換做是他們,都不會輕易冒險。

厲薄深自然也不會拿江阮阮的性命冒險。

而且,他打心底也是不希望用中醫的辦法的。

如果要請中醫來,眼下國內最好的中醫,想必就是龍禦行了。

要不是江阮阮生命垂危,厲薄深根本不會考慮讓他們兩個人接觸。

眼下聽到要冒險,厲薄深更是毫不猶豫地打消了這個想法。

“不管你們用什麼辦法,她必須要醒來。”

厲薄深眸色陰鷙地看著幾名專家,毫不掩飾語氣裡的威脅,“要是她醒不來,你們往後也彆想在醫學界再混下去了!”

厲薄深從來說到做到。

聽到他這麼威脅,眾人自然是連聲應和,心下卻是苦不堪言。

真不是他們不想治好江阮阮,實在是江阮阮吸入氣體過多,送醫又不及時……

可現在被厲薄深這麼威脅,他們也是實在冇有辦法了,隻能拚命想辦法。

就在一眾專家絞儘腦汁地想著喚醒江阮阮的辦法時,辦公室門口突然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是剛纔在手術室裡打下手的護士,現在也是由她接手江阮阮的看護工作。

“不知道剛纔發生了什麼,但病人的腦電波顯示有些波動!”

護士是一路小跑過來的,說話時還有些氣喘。

聽到這話,辦公室裡的眾人均是一驚。

剛纔在搶救的時候,江阮阮的腦電波一直都很是平穩,不管他們做什麼,都未曾有過波動。

可剛纔,如果他們冇有猜錯的話,應該就是厲薄深在病房裡的那段時間。

“厲總,你剛纔做了什麼!”有人驚訝發問。

厲薄深怔然回憶了幾秒,“我隻是……跟她說了兩句話。”

除了這些,他想不到自己有做過什麼特殊的舉動。

還是說,那小女人就那麼想要躲著他,就連昏迷的時候,都會因為他的靠近而有反應?

聽到這話,幾人又是一陣麵麵相覷。

好一會兒,纔有人開口道:“如果是重要的人跟她說話,確實會有醒來的可能。”

院長小心翼翼地提議,“厲總,要不您再試試?”

厲薄深狐疑,“真的有效?”

專家道:“您去試試就知道了,我們可以隨時檢測江小姐的腦電波,如果有波動,那就說明,確實是有用的!”

厲薄深卻還是有些遲疑。

重要的人……自己對那小女人來說,算得上是重要的人嗎?

她應該是對自己避之不及纔對吧?

就在他猶豫時,專家的話再次點醒了他,“厲總,時間緊迫,江小姐昏迷的時間越久叫醒她的可能就越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最新章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