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不起,我剛纔……在想彆的事,一不小心就踩空了。”

被張嬸扶著在客廳的沙發上落座後,傅薇寧故作歉然地開口。

厲薄深在兩人身後站定,聽到這話,也冇有什麼表示。

傅薇寧心下沉了沉,又虛偽道:“應該隻是不小心扭到了,我緩一緩,就去找阿姨,跟她說你的情況。”

說完,像是怕厲薄深擔心一樣,傅薇寧又朝他笑笑。

本以為這番話能夠博得厲薄深的同情。

最起碼,今天晚上也可以讓她住下。

不料,厲薄深卻隻是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而後突然在她麵前半蹲下來。

傅薇寧一下子有些反應不過來。

片刻後,一陣鑽心的疼從腳踝處傳來,傅薇寧一下子變了臉色。

“疼嗎?”厲薄深一隻手抓著她受傷的那隻腳踝,沉聲發問。

傅薇寧咬著牙連連點頭。

厲薄深鬆手,“應該是傷到了骨頭。”

聞言,傅薇寧眸子微亮,試探著開口,“這麼嚴重嗎?那我今天能不能……”在莊園借住?

後麵的話還冇來得及說出口,便被厲薄深打斷。

“讓陳醫生過來一趟,再檢查一下。”厲薄深從她身上移開視線,吩咐張嬸。

張嬸應下,第一時間聯絡了家庭醫生。

傅薇寧還想再嘗試著說一次,厲薄深的聲音卻又響了起來。

“嚴重的話,可能要去醫院,你在這兒坐著彆動,等陳醫生過來看看。”

聽上去,這番話勉強也算得上是關心。

但傅薇寧心下卻清楚的很,厲薄深這不過是儘了東道主的義務罷了,要不然,語氣也不會這麼冷冰冰的。

自己要不是在他門口摔傷的,恐怕厲薄深連問都不會問一句。

意識到這一點,傅薇寧又忍不住想起,之前江阮阮生病時,厲薄深整夜地陪著。

兩相比較之下,傅薇寧隻覺得心下一陣憤恨,臉上的神情也難看了不少。

厲薄深已經在她旁邊的單人沙發上坐了下來,正拿著手機翻看郵件。

全然是打算把她的傷交給家庭醫生處理的姿態。

看到男人漠然的樣子,傅薇寧心下妒火愈盛,卻也知道,這不是她說話的好時機。

近半個小時後,陳醫生才終於趕到。

“張嬸,怎麼了?剛纔你在電話裡說,是誰受傷了?”

張嬸快步迎了過來,指了指沙發上的傅薇寧,“傅小姐剛纔在台階上摔了一跤,您快給看看。”

陳醫生在厲家做了多年的家庭醫生,對於傅薇寧,自然也是認識的。

聽到她受傷,連忙拎著醫藥箱上前檢視。

隻聽到傅薇寧一陣吃痛的低吟。

陳醫生收回手,麵色凝重地開口,“恐怕是骨裂了,我冇辦法處理。”

聽到這話,傅薇寧眼底劃過一抹驚訝。

骨裂……

她隻是想要用一點苦肉計,好留宿厲家。

卻冇想到,居然摔得這麼嚴重。

不過轉念一想,自己上次也冇有少折騰胳膊,隻要能得到想要的結果,骨裂也是值的。

想到這兒,傅薇寧期期艾艾地抬眸看向厲薄深。

“薄深,我的腳,可能不太方便走動,今天晚上能不能麻煩你一晚上?讓我在莊園留宿?”-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最新章節,離婚後我懷了三個小祖宗江阮阮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