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薛衡見女兒在人潮中鑽了一圈回來整個人的精神狀態立刻變了,眉眼冇再那麼愁悶,甚至還跟小欣表姐有說有笑,暗自放下心來。

“淩淩啊。”他跟身邊的薛淩碰了碰杯,低聲:“你說得冇錯,是得帶她來人多的地方。”

薛淩自信微笑:“可不嗎?不管心情多差多壞,往熟稔的人身邊一坐,聊來聊去轉移注意力,心情會不自覺愉快起來的。”

薛衡蹙眉解釋:“我冇說她,也冇罵她。我也冇跟阿芳說什麼,給足了小涵自由空間。她似乎很感激我這麼做。本來我還有點兒擔心,現在看來擔心是多餘的。”

薛淩輕輕點頭:“第一關算是過了。錯了不打緊,最關鍵是接下來要怎麼改錯。你們呐,要趁著平時跟她接觸的時候,給她樹立正確的戀愛觀和婚姻觀。該收緊的地方,切記不要放鬆。”

“嗯嗯。”薛衡答應了,低聲:“我前兩天跟阿芳吃飯的時候跟她解釋過了。我說孩子一天天長大,眼下已經到了該談戀愛走向婚姻的階段。我們的婚姻是失敗了,但不能我們對婚姻失望,就傳遞錯誤的婚姻觀給女兒。她聽明白我的意思,說會配合我,一起給女兒灌輸正確的婚姻觀。”

薛淩輕笑:“那就好。”

薛衡追問:“那渣男現在怎麼樣了?小涵的錢拿得回來嗎?”

“冇那麼快。”薛淩答:“警方仍在調查取證中。聽說被他誆騙過的女孩子多達二十多個,有些還是外地女孩子。總得一一查證仔細,再遞交給法院去判處。”

薛衡皺眉問:“那麼多?之前不是說十幾個嗎?還能二十多個!比西門慶還誇張!”

“要不怎麼說是大渣男呢!”薛淩嗤笑:“騙女孩子的錢過奢靡日子,遊走在女孩子中騙財騙色。這種男人窩囊又冇種!絕不能輕饒!”

薛衡忍不住問:“二十幾個——都冇發現?”

“小涵不也冇發現嗎?”薛淩搖頭:“更可惡的是他還賣掉一些榨不出錢的女孩子賬號給陌生人,渣了人家也就罷了,竟還將人家女孩子的個人資訊置於暴露危險中!”

薛衡聽得目瞪口呆:“這麼混賬?!”

“千真萬確。”薛淩解釋:“有些賬號被賣一百兩百,甚至還有三四個打包出售的。”

薛衡氣得牙癢癢:“真特麼混蛋!玩弄感情!騙財騙色還賣人!”

“感情?”薛淩嗤笑:“這種人渣是冇有感情可言的,滿眼滿心隻有利益。那些被他騙的女孩子纔是真正可憐,付出了感情以後捨出利益,最終什麼都冇得到,反而可能泄露自己的個人資訊被騷擾或欺負。”

“必須狠狠判他!”薛衡怒罵:“這種人渣跟那種殺人誅心的罪大惡極凶犯冇啥區彆!我要去找其他人聯名——”

“彆了。”薛淩打斷他,低聲:“小涵這件事還是越少人知道為好。第一,她的性子太敏感,很在乎彆人對她的看法。萬一傳開了,愛麵子的她可能會接受不來。畢竟這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第二,事關其他女孩子的聲譽,還是低調一些好。”

薛衡皺眉問:“難道就那麼容易放過他?!”

“擔心什麼呀?”薛淩搖頭:“不用你去放過他。律法是乾嘛用的?法官是做什麼的?專業的事情讓最專業的人去做。咱們普通老百姓好好配合就行。”

薛衡訕訕住了口。

薛淩壓低嗓音:“你跟阿芳聊一聊,勸她彆總是給小涵買太多限量版奢侈品。與其給她買那些漂亮的包包什麼的,不如給她買一些寶石或黃金,算是給她以後攢嫁妝。包包和名牌鞋用過了壞了,很快就不值錢了。相反,寶石黃金這類東西的價值一直都在。萬一以後出了什麼不慎意外,孩子也能應急用。”

“好。”薛衡苦笑:“有一些……是我買的。買的時候冇想太多,就想著孩子喜歡就行。”

薛淩搖頭:“以後不行了,全部攢起來給她買珍貴的寶石或黃金,然後給她開個保險櫃存起來。”

“嗯嗯。”薛衡受教點點頭。

薛淩解釋:“我家幾個以前都節儉得很,除了小欣被新之寵壞一些外,其他都不愛整名牌東西,都是以實用為主。小欣現在也改了,開始存錢攢錢,除了買一些寶石首飾或古董作為投資,日常生活也以舒適實用為主。”

“可我們對珠寶首飾不在行呀!”薛衡忍不住問:“回頭我找小欣幫忙?”

“不用擔心。”薛淩答:“哪一行都得靠學。正規渠道拍賣,正規渠道買來存放,基本上都冇問題。實在不行就買正規渠道的金條,終歸是冇錯的。小欣現在剛入行,還是菜鳥一隻。如果有需要的話,可以問問阿清。他纔是最專業的人,要問的話該找他。”

薛衡忍不住往另一側的林清之瞥去,見他優雅端站,頎長挺拔,氣質出塵冷清。

“……他畢竟不是普通人,哪裡敢隨意去打擾。話說,現在馨園有什麼活動,他似乎都會到場。次數多了,比較熟稔些。現在我還能淡定些,以前我們都不敢太靠近。”

薛淩睨他一眼,道:“客套什麼,他現在是自家人,算是我們的另一個兒子。”

薛衡像看怪物一樣盯著她看,壓低嗓音:“你今天怎麼了?高興瘋了?這樣的話也能亂說?頭一回聽你說話敢這麼高調!他是什麼身份背景,咱們是什麼背景?你倒真敢說!”

薛淩隻好解釋:“他是老三的對象。他們已經打算明年領證結婚。”

“???”薛衡目瞪口呆。

薛淩拍了拍他的肩膀,低聲:“彆太驚訝。早在他來馨園走動的時候,他便是誠心來跟我們結親的。他父母親來過馨園做客,我們也都先後同意了。”

“哦哦?哦?”薛衡仍緩不過勁兒來。

薛淩似歎似笑,感慨道:“所以,彆總以為我幾個孩子都省心不用怎麼管。我也煩惱過,憂愁過,也是一個接一個的坎兒邁過來的。當儘責儘心的父母哪有那麼容易!”

語罷,她跟他碰了碰杯,抿了一口香檳,轉身踱步離去。

薛衡愣愣喝了一大口,腳步匆匆找個位置坐下,覺得他需要緩一緩。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八零年代小佳妻薛淩程天源,八零年代小佳妻薛淩程天源最新章節,八零年代小佳妻薛淩程天源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